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不在你们都是怎么解决-漂亮人妇交换系列小说

更新时间:2020-11-11 17:27:19

陶红梅老公失去能力之后,陶红梅干脆就不让他老公碰自己,这么多年都是和翠花在一起相互安慰。

 

 

如果有个男人在自己身上亲吻,让她情绪激动,下面那地方已经变成了一片汪洋。

 

 

冲动让她不停的扭动着小蛮腰,慢慢的把小宝的脑袋往下面压一边轻声说道:“小宝,下面的蜜汁可别浪费了,很补的。”

 

 

终于,她把小宝的脑袋压按在两腿之间。

 

 

“啊,好爽,爽死了,就这样,小宝,你太给力了,继续。”

 

 文学

 

陶红梅长大了嘴巴却又不敢大声呻吟,只敢轻声的喘息,尽情的享受着小宝轻吻带给她的快感。

 

 

一次次的亲吻让她一次次的身体不停的颤抖。

 

 

小宝更是尽情的享受着陶红梅蜜汁的味道。

 

 

丫的,没想到着蜜汁的味道竟然会这么好,难怪翠花和红梅喜欢经常在一直做,原来是有原因的啊。

 

 

等回去一定要好好品尝一下翠花嫂子的蜜汁,看看有什么不同。

 

 

陶红梅被挑逗的受不了,一边娇喘一边说道:“好了,够了,小宝,快点进来,嫂子快受不了了。”

 

 

说完,推开小宝的脑袋,双手撑着墙壁,弯着小蛮腰,把雪白的臀部高高翘起,不停的在小宝面前摇摆,一边娇喘道:“快点,小宝快点。”

 

 

我草,陶红梅可比嫂子主动多了,真是个骚.货!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红梅,红梅,该死的跑哪里去了,这都几点了还没回来做完饭,不会又跑外面勾引男人去了吧。”

 

 

厕所外面不远处传来陶红梅老公江涛发牢骚的声音。

 

 

江涛那玩意不行,只要回来看到红梅不在家就会疑神疑鬼的,还经常吵架。

 

 

小宝顿时被吓得赶紧提起裤子,躲在厕所里面捂着小心脏,生怕江涛冲进来。

 

 

红梅也是赶紧整理衣服,大声吼道:“叫什么叫,老娘在上厕所,等老娘上完厕所就出厨房。”

 

 

说完,目光透过厕所门的缝隙望着外面,看到老公走进了房间,才拍着胸口长长的舒了口气。

 

 

接着轻声催促道:“你赶紧回去,改天我再去找你,以后别来这边。”

 

 

小宝哪里还敢逗留,溜出厕所,朝着自己家跑去。

 

 

跑到家里,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之后提着一桶冷水走进洗澡房去洗澡,让自己冷静下来

 

 

夜晚,小宝正要回房间睡觉。

 

 

“啊!”嫂子房间突然传来一道声音。

 

 

让小宝赶紧跑到翠花嫂子的房门口。

 

 

“嫂子,怎么了?”

 

 

翠花在里面一阵尴尬。

 

 

原来,白天被小宝弄的春心荡漾的她,晚上实在是忍受不住寂寞。

 

 

于是拿起一根黄瓜给自己安慰。

 

 

可不巧的是,一根黄瓜变成了两截,一截握在手上,另外一截还在那个里面。

 

 

更不巧的是,这一声尖叫把小宝给引到房门外面,吓得她赶紧把手上的黄瓜丢在床上,伸手去抓下面那黄瓜,可抓了好几次都没有抓出来。

 

 

“嫂子,出什么事了,要不要我进来帮忙。”小宝在门外一阵焦急。

 

 

翠花长大了嘴巴,努力的想要把那黄瓜给掏出来。

 

 

可黄瓜就是不听从她的命令,不但没有出来,反而还越往里面进去。

 

 

完了完了,出不来了,咋办啊。

 

 

翠花无奈,自己掏不出来那就只能找人帮忙了。

 

 

这种事情要是被外人知道了可不行,找婆婆帮忙肯定不行,看来就只有找小宝了。

 

 

整理了一下面容,说道:“小宝,没事,不过,你别走,我给你开门。”

 

 

打开房门,让小宝进屋。

 

 

黄瓜还留在她那地方,让她走路都一瘸一拐的很是别扭。

 

 

“怎么了,嫂子,腿还疼啊?”小宝还以为是她之前扭到的地方还有问题。

 

 

目光紧紧的盯着翠花的大腿。

 

 

只是翠花的大腿上面依稀看到几条汁液顺着大腿往下流,还隐隐散发出丝丝腥味。

 

 

小宝之前吃过红梅的蜜汁,自然也知道这是那地方流出来的蜜汁。

 

 

忍不住的咽了好几次口水。

 

 

乖乖,翠花嫂子不会又自己给自己捅了吧。

 

 

扭头看到床上放着的那半截黄瓜,似乎明白了过来,翠花嫂子肯定是用黄瓜了。

 

 

翠花好几次张嘴想要让小宝帮忙却难以启齿。

 

 

小宝干脆走到床边拿起黄瓜咬了一口,一边嚼着一边问道:“嫂子,到底怎么了,刚才叫那么大声吓死我了,你是我嫂子,有什么事就直接说,我小宝能帮忙的一定帮忙。”

 

 

话音刚落,小宝才发现自己嚼着的这黄瓜有点那种腥味。

 

 

该死,我怎么把这黄瓜给啃了,这不是嫂子刚刚用过的黄瓜吗?

 

 

想要把黄瓜吐出来,却又有些不要意思,只能硬生生的把嘴中的黄瓜咽下去。

 

 

翠花当时想要阻拦,可还是慢了一拍,望着他津津有味的吃着黄瓜,顿时满脸尴尬。

 

 

羞答着脑袋,轻声说道:“那个,小宝,能帮嫂子一个忙吗?”

 

 

“嗨,你是我嫂子,我们是一家人,有事直说,我肯定帮。”

 

 

“那个我我黄瓜掉里面去了。”

 

 

“啊!”

 

 

小宝瞪大了眼中张大了嘴巴,目光落在翠花两腿之间,吞咽了一口口水。

 

 

“不,不会吧,掉,掉那里面去了?”小宝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转而望着自己手上的半截黄瓜,他才明白,为什么手上的这黄瓜是断的,原来另外一半在翠花的那个里面。

 

 

“这,这怎么就掉进去了呢?”

 

 

翠花满脸通红的说道:“刚才用力大了点,就,就掉进去了,我掏了好久都没有掏出来,你力气大,帮我掏一下。”

 

 

我去,嫂子的欲.望这么大啊,黄瓜都態给弄断了,要是我的进去了,那也不得断了?

 

 

“可你是我嫂子啊,我这么做,我怕”小宝一阵心虚。

 

 

虽然之前的时候,他差点就把自己的那只大鸟全部捅进翠花的鸟窝里面。

 

 

现在让他去鸟窝里面掏黄瓜,他真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翠花见他有些难为情,赶紧说道:“小宝你放心,只要你帮我掏出来,今天的事情我保证不会告诉任何人。”

 

 

小宝把右手的黄瓜放在一边,说道:“行吧,那你把裤子脱了吧,我帮你看看。”

 

 

翠花也不墨迹,坐在床上,把裙子里面的内裤脱掉。

 

 

还主动的把短裙撩起来,露出那雪白的大腿。

 

 

小宝顿时傻眼了,虽然他透过门缝看到里面的黄瓜,可这怎么才能把黄瓜给掏出来。

 

 

把翠花的两条大美腿分开,用手掏了好久都没有能够把里面的黄瓜掏出来。

 

 

自己却已经是累的馒头大汉。

 

 

翠花的鸟窝却已经是洪水泛滥成灾,小嘴一次次张开轻声呻吟。

 

 

一边轻声说道:“小宝加油,靠你了啊,要是出不来就完蛋了。”

 

 

“没事,别急,我们换一个姿势,我躺着,你趴着,我在下面帮你弄。”

 

 

说完马上翻身躺下。

 

 

翠花却是很熟练的倒转过来,趴在小宝的身上,屁股高高翘起。

 

 

小宝躺在床上,却是暗自叫苦。

 

 

刚刚洗完澡的头发被翠花那地方流出来的蜜汁再次淋湿。

 

 

但他却不敢多想什么,只想着要快点把里面的黄瓜给掏出来,真要送去医院,这丢人可就丢到姥姥家了,不但嫂子会被人嘲笑,他家都会被人嘲笑。

 

 

哥哥不在了,他就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他有权利照顾好这个家照顾好嫂子。

 

 

“别动,快了,抓到了。”

 

 

经过一番努力,小宝终于抓住了那个黄瓜,慢慢的往外面抽。

 

 

“啊!”

 

 

翠花却是长大这里嘴巴压低着声音轻声的呻吟,“小,小宝,快点,快点拔出来。”

“别乱动,已经抓到了,就快要出来了。”小宝屏住呼吸。

 

 

可翠花哪里受得了,不停的扭动娇躯让小宝很难把里面的那半截黄瓜给掏出来。

 

 

“翠花,翠花。”

 

 

门口响起小宝妈妈的声音和脚步。

 

 

吓的翠花赶紧翻转身体。

 

 

“完了,这个时候老妈进来干吗啊。”小宝被吓的不知所措。

 

 

“愣着干嘛,赶紧过来,像之前那样躺我下面。”

 

 

小宝也不敢怠慢,赶紧躺下。

 

 

翠花依旧像之前那样躺靠在小宝身上,接着盖好被子,生怕被婆婆发现。

 

 

小宝躺在她背后,伸手抓住那半截黄瓜,想把黄瓜抽出来。

 

 

可这一个动作让被子高高的凸起,让翠花赶紧伸手压住被子。

 

 

刚刚抽出一点点的黄瓜再次退了回来,这一个来回的移动让翠花长大了嘴巴差点没有叫出来。

 

 

虽然感觉很刺激,但婆婆已经走了进来。

 

 

整理了一下面容,问道:“妈,有事吗?”

 

 

“唉,翠花,上次我跟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别老是拖着,这都过去好几天了,日子过得快,转眼一年又过去了,我这老太婆活一年算一年,守不了你们多久的日子。”小宝妈妈长长的叹了口气。

 

 

“妈,不是说了让我考虑几天吗,我这还在考虑当中呢。”翠花满脸通红。

 

 

可话音刚落,小宝又把那半截黄瓜给抽出了一点点。

 

 

“嗯!”翠花小嘴微微张开却轻声呻吟出来,身体忍不住的扭动了一下,右手再次压按住被子,心中暗自骂道:该死的小宝,现在掏什么黄瓜啊,没看到婆婆就在这里吗,被婆婆看到那还了得。

 

 

小宝却是暗自咒骂:嫂子这是怎么了,每次都要差点掏出来了又把黄瓜给压进去,很好玩吗,故意的吧。看来我还得加把劲,尽快弄出来,不然嫂子得多难受啊?想着,他在下面又努力弄了起来。

 

 

小宝妈妈柳芸有些不太耐烦的说道:“翠花,上次你说等几天我就等了你几天,这都过去大半个月了,要是早点答应,说不定现在都怀上了,你不急老妈我可是极坏了,趁着老妈我现在还能动,帮你你们照顾一下孩子不好了,等我七老八十了,我就算是想抱也抱不动了呀。”

 

 

“我,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大宝死了这么多年都习惯了,突然让我跟别的男人睡觉,我有些接受不了。”

 

 

听到这里,小宝顿时懵了。

 

 

丫的,老妈怎么回事,让自己的媳妇跟别的男人生娃,有这样做婆婆的吗,跟别的男人生娃还不如跟我生一个娃呢。

 

 

心中顿时一阵不爽,手上的力道也不由得加大了一些。

 

 

“啊!”小宝再次抽动黄瓜让翠花忍不住的叫了一声。

 

 

“你啊什么啊,难道我还能骗你不成吗,你要不相信你可以上网去查一下,自古以来,都是这样,以前李世民还收了他弟弟的媳妇呢,人家还是一国之君呢,我们普通农民跟应该这么做。”

 

 

翠花顿时无语了,她也知道,当年李世民把他弟弟杀了之后,的确是收了他弟弟的媳妇,这并不是什么不道德的事情,而是在他们那个时候,的确是这样的一种风俗。

 

 

可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这种事情要是传出去,她还不的被多少人耻笑。

 

 

身后的小宝却是一阵激动。

 

 

我去,原来老妈是要让嫂子跟我生娃啊,看来是我错怪他了。

 

 

嫂子身材那么好,皮肤那么白那么嫩,两个大奶子更是能称霸全村。

 

 

而且屁股又大又圆,肯定好生养,生几个大胖儿子肯定没问题。

 

 

既然这样,我还担心什么啊,老妈都这么说了,我遵命照办就是。

 

 

想到这里,右手不断的拿着黄瓜来回不停的抽动了起来。

 

 

“嗯嗯”翠花被小宝手中的黄瓜弄的一次次的张开小嘴轻声的呻吟。

 

 

柳芸看她每次张开小嘴又不说话,顿时急眼了。

 

 

“我说翠花,你这是什么意思,张嘴又不说话,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我可不管了,反正大宝是王家的人,小宝也是王家的根,大宝不在了你就的跟小宝生娃,给老王家留个种,这样就算我死了也好跟老祖宗有个交代,要不然我死不瞑目。”

 

 

“妈妈呀!”翠花被小宝弄的忍不住的轻声叫了出来,接着又赶紧说道:“妈妈,再,再让我考虑考虑好吗,您放心,就算没有孩子我也会照顾好您和小宝,不会离开你们的。将来我一定给您老养老送终。”

 

 

“翠花,我们家小宝到底哪里不好了,你就这么看不上我们家小宝吗,我们家小宝哪点配不上你了。”

 

 

“不是,小宝很高很帅,只是他还小”

 

 

“还小,他都十八岁了,要换成以前,就他这年龄都抱好几个娃了。再说了,村里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就村里面那老于家,儿子没能力生娃,都让媳妇去外面借了个种回来,现在孩子都这么高了。我又不让你去外面借种,借小宝的种那是自家人的种,是老王家的种。我可告诉你,你要是看不上我们家小宝,我可不让你去外面借种。”

 

 

“嗯,啊!妈妈。”小宝在被窝的里面的动作让翠花说话断断续续。

 

 

“你,你这是这么了,满脸通红的,不会是发烧了吧。”柳芸看到翠花满脸通红的,赶紧问道。

 

 

“没,没事,身体有点不舒服。”

 

 

“啊,给娘看看,哪里不舒服。”

 

 

柳芸说着就把手放在翠花的额头,接着还想要掀开被子。

 

 

吓的翠花赶紧抱着被子。

 

 

“妈,没没事,真没事。”

 

 

“傻丫头,刚才娘说的气话,你别往心里去,娘知道你对我们王家好,所以一直都想要你给王家生一个娃,可你怎么就想不通呢,唉,身体重要,给我看看,刚才我看你肚子地方的被子老是动来动去的,是不是肚子不舒服,我给你看看。”

 

 

说着,柳芸就要再次掀开被子。

 

 

“真没事,妈,我真没事,那个就是肚子有点点不舒服。”

 

 

“啊,这可不行,女人将来怀小孩都靠肚子,你的肚子可不能有事。”

 

 

柳芸一边说着一边抓住被子。

 

 

吓得翠花和小宝全身直冒冷汗。

突然,房子后面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让柳如烟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你个荡.妇,大白天底裤都湿掉了,是不是背着我去偷人了,好你个红梅,背着我偷人,看我不打死你个婊.子。”

 

 

“你打,你打死我算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人了,我自己用黄瓜捅自己不行吗,你要不相信你自己吃下这黄光,看看有没有味道,你个没用的东西,有种你来捅我啊。”

 

 

“臭婊.子,说老子没用,老子打死你个臭婊.子。”

 

 

后面红梅和他老公吵架的声音让柳芸把手松开。

 

 

长叹了口气,说道:“翠花,我也是过来人,这女人啊就需要男人的滋润,你再好好考虑吧,我先回去睡觉了,唉!”

 

 

望着婆婆消失的背影,翠花拍着胸脯长长的吐了口气。

 

 

小宝依旧还在给翠花掏黄瓜。

 

 

听到老娘都这么说了,小宝故意没有一次性的把黄瓜给逃出来,而是故意让黄瓜在里面来回不停的摩擦。

 

 

弄的翠花哪里一片汪洋,小嘴一次次张开轻声的呻吟。

 

 

一边还不停的催促:“小宝,快点弄出来,不行了,受不了了。啊……死小宝!”

 

 

小宝哪里会就此放手,嘴上却是故意说道:“嫂子,你这黄瓜太大了,又这么长,一下子也掏不出来啊,你在等会吧,等会里面的水足够多了,肯定能出来的,你放心,不出来我把他咬出来。”

 

 

翠花欲哭无泪,小宝的话让她感到一阵脸红,心跳也加快了。媚眼瞪了一下小宝,心里嘀咕着,咬出来怎么咬?难道他想亲那里!那里那么脏,可以嘛?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竟然会有种特别舒服的感觉呢!

 

 

于是也干脆懒得再说些什么,闭上眼睛尽情的享受着黄瓜给她带来的快乐。

 

 

此时的她比红梅幸福多了,虽然死了一个老公,最起码现在还有老公的弟弟过来安慰自己。

 

 

想到红梅的遭遇,翠花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嫂子,你叹什么气啊,你放心,我一定能帮你掏出来。”

 

 

“没事,你慢慢掏吧,不急,嫂子是叹息红梅。”

 

 

“嗨,这事也没办法,他们吵架又不是第一次,家常便饭了。”

 

 

“你是男人,你不懂女人的痛。”

 

 

“我怎么就不懂了?”小宝有些不服。

 

 

红梅苦笑了几下,说道:“原本红梅算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当年多少人追求她,她都没有答应,后来看上一个城里的一个小伙子,只是城里那小子虽然长得帅气家里却没穷的叮当响,她父亲死活不同意。那时候江涛家里有钱,是村里的万元户,他父亲就把红梅嫁给江涛。红梅无奈也就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自从江涛没有性功能之后,每天好吃懒做也就算了,还经常喝醉酒,喝醉之后疑神疑鬼的把红梅暴打一顿。”

 

 

“唉。”红梅再次叹息的说道:“红梅还真是可怜,我还听说之前他看上的那小伙子现在发财了,家里建起了别墅,还开着宝马,红梅气得差点上吊。他父亲也是肠子都悔青了,想要离婚,想要让红梅嫁给城里的那个小伙子,可城里那小伙子现在有钱了根本就看不上红梅。红梅心灰意冷只能留在江涛家里。”

 

 

“啊,原来还有这么一档子事。”小宝一阵愕然。

 

 

“唉,世事难料啊,如果当初红梅父亲不反对,也想红梅现在都成富婆了,可怜红梅现在每天拼命的做农活还要受气挨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红梅这辈子算是栽了。”

 

 

“唉,听你这么说,红梅还真是可怜。”小宝对红梅也是一阵同情。

 

 

“其实,不单单是红梅,村里好多人家的媳妇不是死了老公就是老公那玩意不行,别看她们白天嬉皮笑脸的,晚上基本都被自己的老公打骂。还有那些没用的男人脾气越来越坏,不但不喜欢做事,还经常喝酒,喝的烂醉之后就回家打老婆,那些和我一样的寡妇还幸运一些,那些不是守活寡的女人恨不得变成寡妇。”

 

 

小宝顿时愤怒的说道:“怎么会这样,村里这些男人怎么了太不像话了,打女人,还打自己的老婆,老婆是用来疼的,怎么可以打呢,一群王八羔子,男人的脸都被他们丢光了。”

 

 

翠花的这些话让小宝一阵心酸、愤怒和无奈,这个村子的女人都过的是啥日子啊,看来我得去拯救一下自己这个村子的女人,让她们知道,这个村子里还是有爱的。

 

 

想着,小宝右手一个用力,终于把那长长的半截黄瓜给抽了出来。

 

 

“呼!”

 

 

翠花长长的吐了口气,全身无力的摊到在床上,身体还忍不住的打了几个颤抖,似乎在享受那久违的高潮的快感。

 

 

好舒服,比红梅捅的还要舒服,太爽了。

 

 

小宝已经是欲火焚身,想要骑上去来真的。

 

 

翠花赶紧阻拦道:“今天不行。”

 

 

“为什么?”

 

 

“我,我还在考虑。”

 

 

“考虑什么啊。”

 

 

话音刚落,小宝才想起之前嫂子和老妈的对话。

 

 

随即做靠在床头,问道:“嫂子,是在考虑老妈跟你说的那事情吗?”

 

 

“嗯。”翠花尴尬的点了点头,擦拭了一下污垢之后把小内内穿上。

 

 

“那,那你怎么想的,你不想要吗?”

 

 

“”翠花欲言又止。

 

 

小宝干脆把手放在翠花胸脯上面揉捏了起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