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ound-color: rgb(255, 255, 255);">“走吧,今天我宿舍那仨都轮夜班,宿舍没人,你去我那凑合一宿,看你这一身也没法跟你嫂子交代!”

我低头看看自己,一片狼藉满身的脚印还有血迹。

凭我估算这血迹应该不是我的,虽然我身上很疼,但是还没见红。

这样的样子回去,一定会被王洁盘问,还是算了,去刘能那对付一宿吧。

宿舍都有统一的淋浴间和自动洗衣机,将自己的个人卫生打理好了之后,穿着刘能的背心短裤就出来了。

“哎?你身上怎么青一块紫一块的?”

没想到在男生宿舍竟然碰到了女生,我定睛一看这女生正是我们车间张合的女朋友宋思。

“没啥事,刚摔了一跤!”

宋思也是我们厂子的员工,只不过是厂里的一个小会计,说是会计不如说是财务科的打杂的。

她也接触不到什么实质的财务工作,就是跑跑银行盖盖章,打打杂。

这小妮子没来厂子几天就和我们车间的张合好上了,宋思不算标准的美女,但却一副柔弱怜人的模样。

这大晚上的出现在男生宿舍,不用说就是来汇情郎的!

只是没想到她竟然在男寝穿的这么暴露,一个粉红色的吊带睡裙,好像还是半透明的,娇俏的乳沟若隐若现,裙子短的好像刚刚盖住屁股。

不过,看样子她胸部太大,也就B罩杯吧!

小有小的好处,这俩在睡裙的笼罩下显得格外的挺拔,像顾媚和王洁的绝对没有这么挺。

宋思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目光,捂着嘴浪笑到:“看什么看啊?”

“额,没,我先回去了!”

我灰溜溜的跑回刘能寝室,这时刘能正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拿着手机看小说。

“喂,我看见宋思了!”

“哦看见她太正常了,一个星期在这五天。”刘能不以为然。

“卧槽?那张合吃的消么?”

我有些惊讶了,不用说都知道宋思来了肯定就是为了干那事的。

一个星期五天,张合每天还要高强度的工作,这得多累啊。

“吃得消?”听了我的话,反倒让刘能大吃一惊,反身坐起来,对着我露出邪恶的笑容。

“艹,你要干嘛,我不搞基!”这表情让我想起了耽美小说,觉得自己分分钟就会被刘能强奸。

“你不知道吧,宋思是标标准准的厂妹!”刘能特意在厂妹两个字加大了力度。

工厂很多女生表面上是打工妹,实则还干着兼职,有些下了班花枝招展的就去酒吧、KTV、大酒店之类的地方接客了。

也有些主要面对的就是厂子里的打工仔,价钱也不贵,他们基本都在厂子不远处的银乐门KTV当公主。

按照刘能的说法,宋思就是这类人。

“我靠,那她就在男寝接客啊?张合也乐意?”

“都是张合拉的活,俩人分钱的!听说价钱不贵,活还可以,你要不要试试?”

“别了,我虽然饥渴,但还不想把我雏男之身贡献给一个公交车。”

“其实那宋思也挺可怜的,这些完全都是听了张合的话,听说她的第一次被张合卖给李厂长了。”

“卧槽,叔侄俩一样的不是人啊!但这个张合更不是人!”

“可不嘛,行了,不早了赶紧睡吧!”刘能说完一头倒在床上就开睡,真不知道这哥们体内是不是住了一只猪,刚躺下就传来了此起彼伏的呼声。

我不算个好人,但听到这样的事情我觉得不可思议,怪不得宋思穿成那样在男寝闲逛,摊上这样的男朋友真是要命了。

是不是顾媚也有一样的难言之隐?比如被人害了之类的?

想到这,顾媚骑在胸毛男身上给他按摩的样子又一次的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我简直不敢想象这样一个男人骑在我女神身上抽插的画面。

跟宋思比起来,顾媚起码好一些。

她起码还有大别墅和豪华的软床,被干的时候也能舒服些,如果像宋思这样只能在男寝吱吱嘎嘎的铁床上卖命,那是多么的凄凉。

我发现我脑神经不太好,竟然这个时候还在为顾媚担心,担心她被干的时候会不会不舒服,漂亮女人真的是红颜祸水!

嗡,手机响起,是一条微信。

词主夫人:“在么?”

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有一些兴奋,飞快的打出一行字:“当然在了,我的宝贝儿,你痒了么?”

“痒,痒死了!昨天晚上被混蛋撩的水流成河了。”

我看到王洁发来的这话,心中一惊,莫非他口中的混蛋就是我?

“哦?怎么?想被弄了么?”

“是啊,昨天我喝多了,被我小叔子背了回来,我就干脆装醉,结果我被他一顿上下其手,然后他就走了,我痒的不行。”

“啊?”

“哎,人家的胸都被他抓肿了,红肿红肿的估计几天都不能消肿了。”

原来王洁是装醉!

她一直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敢情昨天她是故意引诱我的啊?

MD,我昨天真应该直接就干,不然都对不起她这一番苦心!

没想到她真的憋到连自己的小叔子都勾引的地步了,等着吧,很快我就要给你推倒,让你尝尝上天滋味。

“肿的严重么?快发来我看看!”我不记得我昨天用了多大的力气,所以很好奇。

微信里发来一张图片,是那深深的事业线,事业线两旁的雪白竟然通红通红的,不过好像显得更大了。

额,看来我真的抓的太用力了!

“你被抓的爽么?”这句话配上一个色色的表情发了过去,当然,这是我内心最想问的。

“爽有什么用,下面痒的要死哦,你什么时候来满足人家呢?五次郎?”

“就这几天,这几天就回去了!等着我狠狠的给你解痒!”

“哎,可是人家现在就饥渴呢!”

“怎么?昨天被你表小叔撩的么?”

“可不是嘛,平时看他窝囊废一个,没想到碰到女人这么粗暴。”

“哟,那你是喜欢温柔一点的还是粗暴一点的呢?”

“人家喜欢粗~暴~一点的!”

“等我吧,宝贝儿!”

词主夫人回复的是一个表情,一个色的表情。

真没想到王洁的内心是这样的,我觉得我一直等待的时机已经成熟了,过几天再休息,就约她出来,嘿嘿嘿。

一遍遍看着王洁刚刚发来的图片,那白色罩罩包裹下的两座山峰好像随时都要蹦出来一样,原本雪白的肌肤现在是大片的红肿,一副被蹂躏过的样子。

这幅景象看得我心潮澎湃,这种大灾难过后的残相对我的诱惑比洁白整齐还要大,或许我真的是个变态吧。

眼看着就要舔到屏幕了,被旁边刘能的鼾声打断了我的意淫。

想着这毕竟是别人寝室,还是别太放肆了,就抱着手机进入了梦乡。

日子依旧平静的过,电子厂的工作依旧很忙,我们车间已经连轴转了一个多礼拜没有休息了。

再这样忙碌的日子里,我几乎忘记了顾媚。

虽然都在一个车间可我们两个却在不同的班组,这个星期加了任务,大家都很忙,就算碰头也只是相视一笑。

我一反常态的没有迟到,而且很认真的完成工作。

经历过那次王洁给李浩赔礼的事件之后,我觉得很对不起嫂子,所以就痛改前非了。

而王洁,对我也一反常态,下班之后会给我准备好饭菜,说话也温柔了许多。

不知道是我最近的表现让她对我有了改观,还是上次的色狼之手……

平时的我在下班回家之后,还是会利用一切时间去调戏词主夫人,希望能搞到她漏点的照片。

不过却屡屡失手,不过相册里基本存满了她各种姿势的撩人图片,平时我上厕所的时候也会拿出来看一看。

今天下午,厂子贴出了公告:

由于机器每天二十四小时超强度运转,厂家决定利用明天好好调试机器,以免对工人造成伤害,故放假一天。

嗡嗡~裤兜里的手机震动,我知道这是微信。

“在么?晚上有空么?我想体验一下五次郎的神勇哦!”

是王洁的微信,刚刚知道明天放假今天就按捺不住了。

我抬起头,寻找着王洁的身影,只见王洁正站在公告栏前发呆。

看样子她是在等我的回信。

我想了一下,飞快的打出一行字:“有空,但是宝贝儿,想不想玩点刺激的?”

王洁看了看屏幕,又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踩着高跟鞋扭着丰硕的屁股向办公区走去,过了一会,我的手机再一次的震动了。

“怎么刺激呢?”

“野战!”

“啊?”

“我可听说你们电子厂后面有个公园,野战圣地啊,我好想带你尝试一下。”

发出这段话之后,我的内心是忐忑的,我不知道王洁是不是会拒绝。

可想想俩人同住一个屋檐下,要去开房的话太浪费了,再说,我TM舍不得那个开房的钱啊。

“哼,还说五次绰绰有余呢,就想搞个野战糊弄人家啊!”

“宝贝儿,先来场野的爽一下,之后我们再开房五次,保证干到你上天!”

我现在的想法就是先把王洁骗到地方,然后……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