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女人高潮时一夹一夹的|超级yin荡的我被几个老外

更新时间:2020-11-02 11:22:44

可刚下了楼,一个手电筒在面前晃来晃去。

“哎呦,小羽,你可吓死小姨了,怎么不开灯呢。”这拿手电筒的当然不可能是鬼啊,既然是人,杨羽碰了自然也不怕,这一碰面原来是小姨。

小姨传了丝绸睡裙,可这睡裙明显短了,连屁股都没遮住,小姨半条蕾丝内裤露在外面,而这蕾丝内裤还是半透明的,如此一来,那私处也露了一半出来。

杨羽一见这春色,管你是不是小姨,顿时清醒了过来,男人就是这么可爱的下,半身动物。

“我起来尿尿呢。”杨羽故意擦眼睛,好掩饰自己的眼神。

“小姨也是,来,小姨牵你去。”说着,丝小云小姨就拉起杨羽的手,一起往厕所行去。

农村一般都是茅房,很少有卫生间还部署了陶瓷马桶这玩意,这因为小姨家女孩子太多,这三姐妹又爱干净,三表妹的百般催促下,前年姨夫才从镇上买了个陶瓷马桶回来,塔了个厕所,洗澡拉撒都方便了许多。

之前三姐妹上茅厕时,总有些村里的变态想一睹这三美女的隐私,总是躲起来,偷看她们上茅房,弄得三姐妹每次上茅房都是很郁闷的事。

有几次表姐上茅厕,一变态直接冲出来,蹲在表姐面前看她拉撒,弄得表姐拉也不是,不拉也不是。

才有了今天这个独立的卫生间。

“小姨憋死了,先让小姨先上吧,来,拿着手电筒。”小姨递过手电筒,也不知道该照哪里。

而小姨就站在自己面前,背对着马桶,杨羽是愣在那里,不知道该出去呢,还是该站原地呢,这手电筒是照着小姨呢,还是照外面呢,杨羽左右为难。

都什么事啊,不就小姨尿个尿吗,我为难啥呢?杨羽突然想通了,自己就靠在墙上,侧对着小姨,手电筒也照也墙壁上,光线的右边就是小姨。

小姨是尿憋坏了,递过手电筒,二话不说,就托下了内裤,一屁股坐了下去,刚坐下,只听见一顿哗啦啦嘘嘘的尿尿声钻入了耳朵。

那尿尿声又响亮又急促还很有力,汹涌而出。

杨羽余光瞄了一眼小姨,小姨张开着双腿,内裤脱到了脚腕上,睡裙盖到漆黑,遮住了两腿之间的地方。

“小羽,有没女朋友了?”小姨边尿着边问起了问题。

杨羽只好使劲得摇摇头。

“没事,赶明儿小姨给你介绍一个,包你满意,憋坏了身子可不好。”小姨尿了好久才尿完,

小姨一点都不害羞,是真把小羽当真了孩子。

杨羽本来还是很尴尬的,小姨这么一说,心里一下子乐了起来,心想怎么不介绍你三个儿女给我呢?

次日杨羽很早就到了校,因为县委领导要来检查。

可直到十一点了,那大腹便便的胖子县委领导才来,也难为他爬了好几座山。可这胖子领导就绕了一圈,看看那摇头,看看这摇头。

最后给全校下了条死命令。

 文学

“这届初三中考,如果你们还是全县倒数第一,哼,那学校就解散,合并到隔壁镇去吧。”那县委领导带着副大眼镜,说一句话就要推一下眼镜。

一听这话,校长都要哭了:“张书记,这,这,这不合适吧,隔壁镇那边远,这些孩子得爬多少山才能去啊。”

“哼!那就把教学质量给我搞上去!”那张书记连中饭都不吃,佛袖而去,竟然就这么来,这么走了!

校长不得不把大家都召集到办公室。

“刚才张书记的话你们也听见了。”校长拿出手帕擦了擦汗,被张书记的这句解散吓得不轻:“小羽,小水啊,你们两位教初三的班,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考最后一名了,你们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校长这老命都豁出去了。”

“校长放心吧,我和李若水一定会想出一套让学生进步的方法。”杨羽先给了校长打了预防针,如果学校真解散,杨羽就得从这村子出去,到时候怎么泡这堆白白嫩嫩的妹子?

杨羽进了自己班级,看着这群可爱又可恨的孩子,她们现在还完全不知道知识改变命运这个道理,跟当初的自己一模一样。

跟她们说,她们也不懂,因为没有经历过,很难理解这种东西,这是人性的弱点,杨羽比谁都清楚,当初自己努力学习,只因为不想成为一个被全校辱骂的偷窥狂,变态狂。

“我知道你们不想上学,想玩想恋爱,甚至想钱,老师以前也是这样。”杨羽望着这群学生,他教书没什么经验,唯独有的就是比别人知识面更光一点:“这样好吧,如果你们学习进步了,我就找人给你们放露天电影,带你们出去野炊,甚至可以答应你们些要求。”

这些同学一听可以玩,顿时来了兴致。

“杨老师要是做我男朋友,我就好好学习,哈哈!”说话的女孩叫紫舒,第一次自我介绍,就是这女娃问的杨羽有没女朋友。

紫舒长得妖娆,是属于早熟的女孩子,甚至早熟得有点过,熟透了,都该摘了,再不摘都要自己掉下来的那种瓜,当然这种成熟特别表现在某方面,说地难听点就是年纪轻轻,就想着那些事。

“如果你们这学期全县期中或期末统考没有全县倒数第一,老师就玩场裸奔去。”杨羽想找点刺激的事玩玩。

此话一出,连平时一向摆着脸的姬茗也扑得一声笑了出来,竟然还塔了一句:“那也要有人看才行!”

全部都哈哈大笑,杨羽一脸黑线。

“你们哦,就巴望着老师出丑是不?”

“哈哈,杨老师,其实也不是我们不勤奋学习,只是很多题目我们真不会。”一个学霸说话了,这学霸全班成绩每次考第一,竟然说很多题目不会,你让其他人情何以堪?

但是一个好的学霸是可以带动全班的同学的积极性的。

“这就是我的问题了,我会更多的交你们学习方法,解决问题的方法,和自学能力,而不是纯知识!”杨羽对这块深有体会,自己学生时能飞速猛进,并不是有多用功,而是学习方法恰到好处。

“杨老师,我回家还要拔草养兔子,喂猪,烧饭烧菜,哪有空学习?”

“杨老师,我回家要爬两座车,每天来回,我天黑前能到家就不错,哪有空写作业?”

“杨老师,我爸爸让我快毕业,还要跟他学种田呢,反正毕业了也不上了,还考什么试啊?”

同学们七嘴八舌,问题非常多,杨羽也明白,这里是农村,农村有很多现实问题,是城里的学生永远都无法理解的。

“如果你们中考考不上好高中,上不了好大学,你们以后就永远永远放牛,砍柴,喂猪,爬两座山,当然还有跟着你爸爸种田!”杨羽说到永远的时候,特意加强了口气。

“大家看看这教室,看看你们的桌椅,看看你们住的房子,你们知道城里有什么吗?你们知道城里都用什么吗?”

众学生摇摇头!她们从来没有出过这山,也没去过城市,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她们从来没有想过。

“下个月,我带你们全班同学去看看城市是什么样的?就当是春游吧。”杨羽想让这群孩子体会下什么是外面的世界,什么是未来,只有体验过的人生才完全不一样,才会让她们从心里努力去学习。

同学们一听,开心得都快跳起来了,她们没有去过城市,不知道城市是什么样的。

有了鼓励,同学听课也认真了,杨羽一直用赞美来鼓励鞭策学生,从来不会用批评和训斥,因为在他眼里,所有人都是天生我材必有用的。

但是让同学们更爱听课的是杨羽的教学风格,摆脱了传统老师死板枯燥的纯知识内容,而采用身边的事物,就眼前的例子来做举例。

比如距离,速度,时间的关系,会让同学上来做游戏,两人面对面走来,用了多久时间碰面,你走了多久,他后走,会是什么样子,这样一看很鲜活,同学也乐趣无穷,这互动多了,同学们也就爱学了。

但是让学生们喜欢的最喜欢的还是杨羽的脾气,杨羽从来不会骂她们,只会鼓励,当同学答不出来时,会说没事,很不错了,这更让同学喜欢这个老师。

“要是杨老师是我男朋友该好了啊。”紫舒看着杨羽讲课已经觉得是种享受,杨羽那种阳光帅气,还带着男人味的成熟,正是这些对爱情和性朦胧的女孩所喜欢的内容。

班级里好多女孩子都已经把杨羽当场了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甚至是入睡前性幻想的对象。杨羽的一颦一笑都让紫舒深深地入了迷。可这些,杨羽或多或少能感觉到一点。

而昨晚芸熙不小心丢了初吻,还给了这个表哥,表面看起来像没发生什么事,但上课几次走神,想起昨晚被表哥封着嘴巴好久,心里就美滋滋的。

一天的课很快就过去了。

“若水,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聊聊怎么让同学们好好学习的事?”李若水放雪要准备回去的时候,杨羽叫住了她,明天就是周末了,自己要去躺隔壁村,帮表姐搞定婚姻的事,也许只能周日回来才有空。

“可以啊。我也想听听高材生的想法。”李若水是个大熟女,虽然两个人教同一个班,但是和她的沟通却很少。

“那就周日晚上吧,白天还有点事。”杨羽跟李若水约到了后天晚上见面,约在晚上原因就是漆黑一片,挺有氛围,搞不好还能干点坏事,当然,这只是杨羽的一厢情愿。

李若水走后,杨羽又回到了办公室,明天他就要去隔壁村了,虽然心中没底,但表姐这事,他还是站到了表姐这一战线,一起对抗姨父的不讲理。

“杨老师,怎么还不回去啊,要不要去我那坐坐?”古灵精怪的胡欣怡冒了出来,她也是其他村的人,这里又没亲戚,所以只能住在学校里。

“还是免了吧,我怕被你给吃了。”杨羽对这种主动送货上门的妞却提不起丝毫的兴趣,很多男人会觉得不要白不要,可杨羽偏偏不是这种人,因为这样会降低他的档次。

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泡妞很重要。这种烂货杨羽实在提不起兴致,只有表姐和三表妹这种货色才杨羽的菜,当然这些女教师中,也有杨羽的目标,比如冰雪皇后冷萧雪,到目前为止,这冷萧雪还没有看杨羽一眼,这让杨羽很没有存在感,好歹自己也是个帅哥,你就这样不屑我?

除了她,这教师中最美的应该算跟自己同班的李若水了,李若水的那种女人味杨羽都抵挡不住,所以才计划先拿她下手,当然在水潭里被自己看个精光的杨琳如果送货上门,杨羽是肯定会要的,因为那两瓣翘臀实在是太漂亮了。

杨羽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明天的计划,还写了下来,怕到时出错,等过一遍后,却不知道外面的天已经暗下来了,便准备起身回家。

刚出办公室,发现自己的学生紫舒也刚才教室里出来,这紫舒可是住在隔壁村,要爬过这座山,这天都要黑了,怎么还不回去?

“紫舒,你怎么还在这?赶紧回去啊。”杨羽关心得问道。

“还不是因为写作业忘记了时间,何况今天轮到我打扫卫生。”紫舒撅着嘴巴,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这写作业总是好事,杨羽当然开心,可这天色,杨羽怎么放心让自己的女学生一个人爬山回家?这山上才有野兽出灭,万一出了事,自己那是要负责任的。

“天都这么黑了,你等等老师,我去办公室拿下手电筒,送你过山顶吧。”杨羽说着急忙奔回了办公室。

“耶!计划成功!”紫舒心里高兴得要死,写作业是真,但是忘了时间却是假,她是故意让杨羽碰到的,杨老师这么关心学生,怎么会忍心让自己一个人爬山?

杨羽一直觉得浴女村已经是山中山的村了,可没想到,这还有比浴女村还要里面的村子,隔壁还有好几个村子,

好几个村子都是直接住在山顶的,浴女村算好的了,是住山腰上,还有条河流养育一代人,虽然这条河最终也不知道流到哪里去了,因为这浴女村是被

四周大山包围的山谷,说白了,连河都流不出去,那只能往下流了。

紫舒所在的村子叫红杏村,坐在墙头等红杏?难道是个红杏出墙的少妇村?红杏村就坐落在山顶,沿着浴女村往北的山路往上爬,

爬到山顶后再往西走个几里路就道了,是个小村子,杨羽没有去过,这些都是路上紫舒告诉他的。

杨羽牵着紫舒的手一直顺着陡峭的山路往上爬,路上还会遇到几个扛着柴赶回家的村农。紫舒被杨羽牵着手心里美滋滋的,这是她第一次

跟男生牵手,杨羽的手很宽很大很有安全感。

“杨老师对我们班的芸熙同学是不是有意思啊?”女生都特别敏感,何况紫薯天天注视着杨羽的一举一动,怎么会看不出来杨老师对谁好对谁不好?

“为什么这么说?”杨羽已经尽量把这层表哥表妹的关系不拉到课堂上来了,就是怕别人多嘴多舌。

“因为我发现你们总是一起来上学,一起放学回家,而且”紫舒翘起了嘴巴,一脸不爽,停顿了下,继续说到:“而且你们还牵着手!”

杨羽没想到这紫薯这么般在背后关心自己,何况这紫舒长地也不差,早熟的她才刚满十六岁,但是身体却有着表姐那般的成熟,尤其是胸前那一对。

紫舒个子不高,才158,人也不胖,所以看起来,胸前那一对就更大了,娇小却不失感性。

“怎么,你吃醋了?我现在不是你牵着你的手吗?”杨羽笑着回答,这已经爬了到了半山腰,开始有点喘气,天也彻底黑了下来,整个夜晚一片漆黑,

路上一个人影都没有,一片荒瘠,过贯了城市的热闹和繁华,在这样安静又贫瘠的农村,也感觉到安心。

“你们有没接吻啊?有没那个啊?”紫舒低着头,本来不想问,但是她发现自己很在意。

“你脑子都装了什么啊,哪个跟哪个啊,芸熙是我的表妹,我现在就住她家,懂了不?”杨羽笑着摇摇头。

紫舒一下子羞得低下了头,心想我怎么就不是你表妹,也许还可以跟你一起睡,嘻嘻,嗯,以后跟芸熙拉近点关系。

“你吃醋了吗?还接吻,你的初吻呢?被哪个小朋友抢走了?”杨羽觉得跟着妹子还挺聊得来,而且看她那副样子还挺可爱,顿生好感。

杨羽环顾了下四周,这里手电筒一关,伸手不见五指,随便把这妹子往草丛一拉,当场给干了估计也没人知道吧,何况这野战杨羽还真没怎么试过,此邪念一出,杨羽更加放肆了。

“切,我才不喜欢那些小屁孩呢,我喜欢杨老师这样的,哈哈!”紫舒一脸不害臊得大胆得看着杨羽老师,继续说道:“我初吻还在呢!”

“这么好,是专门留给杨老师的吗?”杨羽本觉得要循序渐进,先摸清这紫舒的真实心理想法在下手不迟。

“嘻嘻,可以考虑下!”紫舒说着,挣开了手,加速往上面跑去。

杨羽突然把手电筒给关了,路一下子黑了下来,只看见石头的一点反光,杨羽追了上去,一把从后面将紫舒抱住,低下头,把嘴巴凑到紫舒的耳根后面,紧贴一起,对着紫舒的耳朵呼吸。

紫舒本能的缩了一下。

“去那河边把初吻给杨老师了好不?”杨羽越抱越紧,嘴唇之间贴在紫舒的耳朵,耳朵是人体最敏感的部位之一,而且女人本来就对触觉特别敏感。

这点男女确实有别,男人喜欢视觉,听觉享受,所以喜欢通过眼睛看日本爱情动作片,喜欢听女人死去活来的叫床,更喜欢开着灯看女人那痛苦的表情,但是这些还远远不够满足男人的精神世界。

男人最大的快乐是征服女人而获取的那种成就感,男人喜欢把女人弄到虚脱,弄到求饶,杨羽是正常的男人,所以他亦是如此。

杨羽几乎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自己的女学生紫舒被自己压在身下,哭着求饶的可爱模样。

相反,女人最敏感的就是触觉,女人超级喜欢抚,摸,你哪怕跟她说很多暧昧的话,给她们看很多的片子,那都没用,她们都没感觉,甚至莫名其妙问你她们在干么?

但是,一旦你抚摸了她,完了,她就整个人都任你摆布。

紫舒心里其实早就想把初吻献给杨老师了,至少其他的事,她本来没有想那么多,可是刚才杨老师突然从后面抱着她,对着她的耳朵触抚的时候,紫舒感觉全身都软了,心一下子狂跳不止,更夸张的是,下面竟然有了一点反应。

这突如其来的身体变化,让紫舒又怕又渴望,她心情很清楚,那代表了什么,她比谁都清楚,这代表自己想给杨老师睡,紫舒想想都替自己感到害臊。

可是杨羽拉着她去河边的时候,她的双腿自热而然就跟上了,但是心里还是矛盾纠结,心想:应该只是接个吻吧,不会睡我的吧,可万一睡我怎么办?给还是不给呢?呜!

紫舒凌乱了。

杨羽将紫舒牵到了河边,河边有许多大石头,河水还不多,静静流淌。

杨羽找了块大石头,大石头很平坦,长期被河水冲击很光滑很干净,杨羽物色了下,应该正好可以把紫舒压在上面,而且还可以趴在石头上,双腿伸到外面,从后面来也很方便。

紫舒当然是不知道杨老师选一块石头都会考虑到那么多,以为只是这块石头平坦光滑而已,如果她知道杨老师是想把自己压在这石头上,会将是怎么杨的想法?

杨羽先坐了下来,一把将紫舒抱起,面对面坐到了自己腿上,老树盘根,紫舒啊一声,想挣开换位置,因为这姿势实在是太不雅观了。

可杨羽显然不会给她机会,直接托着她的屁股搂了过来,当即紫舒整个人都压到杨羽的怀里。

紫舒满脸通红,虽然睡前总是会把杨羽当成性幻想对象,也幻想过杨羽把自己压到身子的要自己的情景,可一旦来真的,紫舒还是有点慌,毕竟自己没任何经验。

“别动!”杨羽见紫舒还扭扭歪歪,直接就暴露出男人的野性,但是又不能太暴,力,吓着女学生可不好,紫舒还只是很稚嫩的女生,可不是村里的那群村妇,杨羽想什么时候村里混熟了就强行拉几个村姑去树林里,那种感觉肯定刺激透了。

紫舒一听,当即被杨羽的帅气和有力的胸怀给威慑住了,果然乖了,一脸无辜得看着杨羽,那个帅气,做梦都想跟他亲热的杨老师。

“看着我,没我允许,不可以把眼睛移开!”

杨羽就这样盯着紫舒看,紫舒还是第一次被男人这样看,平时紫舒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早熟的大胆的女孩子,可是真枪实弹时,她却慌了。

借着月光,勉强可以近距离看清对方,看着紫舒变乖的样子,杨羽很高兴。

“我要吻了哦,可以吗?”杨羽还特意说了声,就是故意想看看紫舒的难为情的样子,紫舒轻轻地嗯了一声。

“我没听见,到底可不可以?”杨羽故意气她,就是要让紫舒放开,把她的那股骚劲给挖掘出来。紫舒忍着兴奋,又重重的嗯了一声。

杨羽收起了笑容,将嘴慢慢地凑了过去,紫舒心蹦蹦直跳,很是兴奋,终于要初吻了,这一刻她等了好久了。

自己村里的很多姐妹老早就被男人给睡了,自己却连个初吻还在,早就想破处了,可惜班级那几个男生也太土鳖了,紫舒实在下了不嘴。

杨羽的到来一下子让她兴奋,她甚至已经打算将自己的初吻初夜都给他,就只担心杨老师肯不肯接受。

杨羽本来还没有想把魔爪伸下自己的学生,这是禽兽所为啊。可自己的表姐表妹这么快肯定还不能下手,几个女教师杨羽是正准备打算下手,而至于村里的那些留守妇女,寡妇,村妇们啊,杨羽也已经开始物色。可班级里的几个女同学却表现得比谁都饥渴,哎,这都是杨羽的外貌惹得祸。

杨羽一股浴火冲脑而上,男人一冲动起来,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杨羽一口吻了下去,和紫舒的嘴巴完全贴在一起。

紫舒初尝接吻的快感,感觉好舒服,胸口急速起伏,下面的反应更加厉害了。

初次接吻的滋味让紫舒舒服极致,双手一把搂住了杨羽的脖子,整个人压过去。

这已经是一场战争,发疯,狂野的紫舒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欲望了,感觉一上来,不断地发出嗯嗯之声。

杨羽只感觉自己的舌,头被紫舒凶猛地挑逗着,也被激发了压抑了好久的欲望,双手不顾一切的往紫舒的背后摸,紫舒的身体很滑很细嫩,可紫舒穿得短袖有点紧,双手完全无法往前移去摸她的身子,杨羽干脆把她的衣服拉了起来,一直拉到双手腋下的位置,这时,胸前的饱满便展露出来。

杨羽早就按捺不住,双手一把伸了过去,顿时紫舒发出了一声响亮的呻吟声,可是第一次被男人摸,这嘴巴被封着,又被强烈的刺激,紫舒的手一下抓住了那里……

整整连续半个多小时,最后一次,紫舒紫舒想死的心都有了,那个尴尬,周一哪还有脸人?

……

次日,又是一个好天气。

农村的鸟儿早就起来找虫子吃了,太阳还没完全出来,整个浴女村还散发着春天露水的那种魅力中,后山还绕着浓浓的雾,前山的桃花好像也像是经历了昨晚的紫舒一样,开得更艳丽了。

杨羽大清早就出了门,要去隔壁村找傻二狗子,而这事,杨羽当然是瞒着所有的人,除了表姐,也只有表姐知道,这个周末杨羽去了哪里,忙了什么,不过表姐都已经在爸妈妹那边想好托词了。

杨羽拿着跟小竹竿,向校长借了点老土的衣服,口袋里塞了张早已准备好的布,还有一簇假胡须,就往山上爬去了。

傻二狗子的村在东面,不过,杨羽要先准着北面的山路,因为整个浴女村就这一条路,无论是去城镇还是去隔壁村都是要先顺着北面的山路爬到山顶,然后在山顶会有分叉到各个地方的小路,主路是通向外面的小镇,其他几条小路要么杂草丛生要么甚至连路都看不清了。

杨羽拿着表姐涂鸦的地图,摸索着找,路上遇到村民就问。

傻二狗子的村叫梨花村,从北面山顶过去还要爬两座山,杨羽这一路走得慌,走着走着,结果没路了:“我列了个去!”这是杨羽的口头禅,在看看表姐那鸡爪样涂鸦地图,都啥跟啥吗。

回头看看,杨羽真想开骂,连后面都看不见路了,自己这是怎么走过来了呢,杨羽只能判断着方向往东走。越走越不对劲,这呀的已经完全迷路了。

这山可靠大的啊,迷失在深山中可不是闹着玩的,杨羽有点担心起来,一旦走不出去,天一黑,这荒山野岭的常有野兽出灭,这不是闹着玩的,可能没有老虎狮子,但是巨蟒毒蛇那是真心多,哪怕是野猪,急了也会冲你而来。

“到底这梨花村在哪呢?我压的别说村子,连个人影都没有,更别提梨花了。”杨羽口干舌燥,心烦意乱,这趟苦差事可真不好干,回去一定要好好的像表姐要点好处。

正在杨羽迷茫之际,看见前方一村妇,杨羽像淹死的人捉着一根救命稻草。

“大姐,这梨花村怎么走?”杨羽边跑边喊,深怕这村姑跑了。杨羽跑到了村妇一看,真是叹息,没想到,这深山里,连个普通的村妇都那么美。

这村妇完全素脸,穿着朴素,看起来才三十几岁的样子,正扛着一棵树,这树可真不小,没个上百斤也有八十吧。

这农村,因为水泥或其他城市的东西很难从外面运输回来,很多东西都是自己用木头或毛竹制作的,比如床,木桌,竹椅,村里都有专门的手艺人。

所以,也经常看到扛树的人,从山上扛到村子,那个累。当然还有更累的,有些人想挣几块钱,就把树直接扛到镇上去卖,因为没公路啊,那只能扛,这浴女村出去,就要扛几十里路,爬过五座山,每天只能扛一棵,每棵给你两块钱,这些,杨羽都是从父亲那听来的,因为父母曾经就是这样扛着树把自己给拉扯大的。那时候的苦,没有人能体会,没有人!

“梨花村?那正好,我这正要把树扛过去卖呢。”村妇停下来休息,非常热情。

只见村妇将树顶在拐杖上,知道担子的人都清楚,一个扁担都会配一个拐杖,担起来的时候,放在另一个肩膀,这样两个肩膀受力,减速一个肩膀的压力,农村的男孩子都特别矮,都是这样给压矮的。

“太好了,我没去过这村,差点给迷路,真是谢谢大姐带路了。”杨羽当即转危为安,心情一下子就舒畅了,可看着村妇质朴的样子,又是女人还长得这般标志,却出来如此辛苦,不免心中酸酸的。

“要不,我来帮大姐扛扛?”杨羽知道人要互相帮助,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这个道理杨羽一直记在心里,见这村妇如此辛苦为生活奔跑,杨羽觉得能出一份力是一份。

“开什么玩笑,看你这白嫩兮兮的,一看就是城里人,这树上百斤呢,你拿什么扛?”村妇一看杨羽的模样,这帅小伙子一看就知道是城里人,别说扛树了,能爬这山就已经不错了。

杨羽一听不服了,好歹自己小时候也跟着表姐砍过拆,虽然十来年没扛了,但是自己高中怎么说也是体育特长生,那跑步后面都拉着几个轮胎跑的。

“我先帮扛扛看,不行,就给你,你累了,再给我,这样,我们轮着来,也会轻松很多,反正我们一起赶路,早点到,总是好的。”

村妇一估量,这句早点到总是好的说道她心扛里去了,家里还有娃子等着自己回去照顾呢,就答应下来了。

杨羽还真的把树给扛起来了,虽然重如泰山,自己可是个男人,总不能输给女人,咬咬牙,硬是给扛了下来,往前走去。

“你来梨花村是来旅游还是找人呢?”村妇见这小伙子这么热心,就跟在旁边聊起来。

“找人呢,叫什么傻二狗。”杨羽也就跟着回答,反正也要打听傻二狗的住所。

“傻二狗?”村妇一听,乐了:“真巧,我这树就是卖给傻二狗他爹的啊。”

杨羽一听,真是应了那句话,好人有好报,帮助别人那就是帮助自己啊,对傻二狗他可有兴趣听了,就撒个谎,询问有关傻二狗的一切消息。

原来这傻二狗的爹就是个手艺人,就是靠制作木椅竹椅而发家,会每个月运到城里去卖,这原创的手工的东西在城里可吃香了,哪怕卖得很高的价格,城里人也觉得还便宜,这傻二狗他爹就靠这手艺活发了,成了梨花村数一数二的有钱人家。

因为村妇跟这傻二狗爹是长期做生意,所以还算熟,将所有傻二狗和他家的事都聊了个遍。

信息收集,无论在哪个年代,那都是入手解决问题的第一要素,杨羽深知这个道理。

两人轮流扛了一个舵小时,总算到了梨花村,奇怪的事,这梨花村却看不到一棵梨花树。

“姐姐,你先去卖树,我呀还有点其他事。”杨羽找了个其他理由,现在可不是去傻二狗家的时候,不然还不被当场揭穿啊。

那村妇也是奇怪,这杨羽不是要找傻二狗吗,怎么到了反而不去了,不过,这她并不关心,她知道杨羽帮她扛了好几里的树。

杨羽那肩膀都已经渗出血丝了,疼得要命,以后可不敢硬撑了。杨羽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然后掏出那白布,串在了那竹竿上,衣服反穿,还戴了个秀才冒,拿出假胡须,贴到了鼻子下方,等整顿一番,自己很是满意,看起来毫无破绽的时候,举着竹竿就重新进了村。

而那竹竿的白布上,写着四个大字:算命先生。

杨羽站直了身子,装出一副书生样,在心里告诉自己,现在我是一名大师,风水大师。

这招换了忽悠别人,哪怕是三岁小孩,都行不通,可这傻二狗他爹偏偏是个迷信狂热分子,这生意人往往都如此,蛇打七寸,杨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打中傻二狗他爹的七寸,要是成了,杨羽想想都兴奋,这表姐美如天仙的身体就属于自己的了,到时,一定要她像昨晚的紫舒一样干得她失禁,表姐失禁起来的模样杨羽想想都觉得刺激。

杨羽不急着去傻二狗家,何况刚才那村妇应该还没走,先在村里溜达一圈熟悉下环境和人文再说。这村子和浴女村的最大区别就是迷信,因为杨羽发现自己刚走进来没几步,就村妇围过来要求算命。

杨羽只好装模作样,摸摸自己的八字胡须,一阵沉思。杨羽当然不会算命,但是算命无非做好两点就能骗过去,一就是说好话,二是学会观察。

杨羽看了看眼前这村妇,三十出头,屁股大,奶子足,嘴角还有颗痣,一看就是母老虎的命。

“这个大姐长的一副旺夫相,屁股大说明根基稳,奶子大说明子孙多福,再看你嘴角这颗痣,真是吉人痣啊,只要回家多跟丈夫每日多行几次房事,好运自然就来了。”

杨羽说起话来还真有模有样。

这村妇一听,竟然说到自己心坎里去了,当场乐了,急忙往杨羽手上塞了几块钱,杨羽当场愣在那里,自言自语道:“我呀的随口说的,这也能挣钱?还是办大事要紧。”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傻二狗爹家旁,这座宅府比旁边的房屋不知豪华了多少,浓浓的一股迷信气息,门上贴了秦琼尉迟恭,两边各种一棵大树,正面墙壁内嵌了一面镜子,杨羽定睛一看,那不是傻二狗子吗?这样子跟表姐和那村妇描述的一模一样,脸大脖子粗,一看就知道是个2B,这2B正坐在门口咬着玉米棒。

杨羽马上装出走累了的样子,一副疲惫模样,走了过去,坐他屋前的台阶上,拿出壶子准备喝,看看这2B傻乎乎的啃着玉米,也馋了,笑着说:“傻二狗子?给叔叔也啃一口如何?”

那傻二狗子撇了一眼,转过身,护住了玉米,继续吃。杨羽乐了,这不正是2B的表现吗,正常人哪是这样子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