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crosoft Yahei"; color: rgb(102, 102, 102);">  纳兰牧雪那红润的嘴唇,白嫩笔直的美腿,以及那高高突起的胸部,对着初哥般的林逸有着不小的诱惑力。

  想想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是自己未婚妻,林逸就无比兴奋。

  想起林逸在飞机上对自己做出的下流行为,纳兰牧雪脸色越发难看,这种没品位,猥琐的男人怎么能是自己未婚夫?!

  纳兰牧雪觉得需要和她爷爷好好谈谈了,这个婚事一定得作罢……

一路无话,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开到了燕京一处环境清幽的地方,远远的能够看到好几排高档别墅。

  等车子缓缓停在一栋现代简约风格的别墅门口时,林逸惊叹于纳兰家的家底丰厚,豪门大院也不过如此。

  见到奔驰车子开了过来,门口两名守门的保安赶紧将大门打开,让车子进入。

  别墅共有两层,因为是在郊区,依山旁水而建,所以若是从远处观望,显得特别具有诗情画意,车子停在了大门口,纳兰牧雪打开车门,面无表情的对林逸说了声,‘我爸在里面等你’,之后就不再理林逸,踏着高跟鞋在前面带路。

  李叔不知道小姐为什么对林逸如此冷淡,苦笑的摇摇头,说:“林少爷,你跟着小姐过去吧,你纳兰叔在大厅等你呢。”

  林逸朝李叔笑着说了声谢谢,然后紧紧的跟在她身后,望着别墅里面具有西方特色的喷泉以及喷泉旁边的一个大型游泳池,脸色露出了羡慕的神色,暗道,有钱真好!

  ……

  纳兰震天,震天集团的董事长,因为三年前得了缠人的痛风病,时常被病魔缠身而无暇打理集团事物,三年前纳兰震天的女儿纳兰牧雪正式接替纳兰震天的事务,成为公司董事,帮着纳兰震天管理整个震天集团。

  而经过纳兰震天两年多的培养,如今纳兰牧雪已经可以独当一面,纳兰震天便慢慢淡出人们的视线,退居到了二线,在家养养花看看书打发时间。

  这种日子原本很舒坦,可是奈何经常被痛风病折磨。也才有了后来纳兰震天联系世交好友,林逸的父亲林津丞,希望林津丞能够过来帮他治病。

  林津丞久居小镇多年,也不知何原因,不肯离开小镇,所以这才派了林逸前来。

  派林逸过来有两个目的,其一是为纳兰震天治病,其二便是林逸已经长大了,是该以女婿的身份去纳兰家认门了。

  “你就冷傲吧,等结婚了看我怎么慢慢收拾你!”林逸望着纳兰牧雪窈窕的背影,恶狠狠的嘀咕道。

  别墅的门被推开,一阵淡淡的檀香扑鼻而来。

  “爸,林逸来了。”纳兰牧雪见父亲纳兰震天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茶看报纸,就开口提醒一声。

  “啊?小逸来了啊!”纳兰震天赶紧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伸手提了提鼻梁上的老花眼镜,见门口站着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男孩,纳兰震天满意的笑着说:“小逸都长这么高了啊,我还是十年前见过你呢,那时候才齐我腰这么高,快进来啊,别站在门口。”

  纳兰震天热情的招呼林逸坐到他身边,又吩咐纳兰牧雪给林逸倒茶。

  纳兰牧雪极此时倒是因为林逸的医术对他有些好感,就答应一声,显得很乖巧的去给林逸倒茶。

  纳兰震天笑着问林逸:“小逸啊,你爷爷和父亲身体可好?”

  林逸把行李放在身边,笑道:“好着呢,两个都是老中医,身体能不好吗。”

  纳兰震天就笑了笑,说:“也是,就我不中用,身体动不动就难受。”

  林逸安慰道:“纳兰叔叔这个年龄身体算是很不错了,至于痛风病我会帮你治疗的,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健步如飞呢。”

  纳兰震天听了林逸自信的话,哈哈大笑道:“小逸,纳兰叔叔的病可就靠你咯。”

  林逸笑道:“纳兰叔叔要不我现在帮你看看你的症状吧。”

  纳兰震天愣了一下,旋即笑道:“你看你来叔叔家茶都还没喝上,怎么好让你干活。”

  林逸无所谓的摆手,笑道:“没事儿,茶可以晚点再喝,治病要紧。这病总得治,早治好了身体早轻松不是。”

  纳兰震天对林逸好感倍增,觉得这孩子单纯实在,笑着点头道:“成,那咱们到二楼房间去。”

  纳兰震天带着林逸去他的卧室,纳兰牧雪知道林逸要为父亲治病就赶紧跟了过去,想看看林逸怎么来医治这种连世界医疗组织都无法攻破的疑难杂症。

  “林逸,我爸这病你准备怎么入手去治?”纳兰牧雪虽然讨厌林逸的人品,但是对他的医术还是有所期待的。

  林逸笑了笑,对纳兰牧雪解释说:“我先看看纳兰叔叔他的病情到什么地步再做下步打算。”

  “痛风病是一种极难治的疑难杂症,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治好的,这需要一个循环渐进的过程,纳兰叔叔你把鞋脱了,我先看看你脚上的症状。”

  纳兰震天诧异的问林逸说:“小逸,你怎么会知道我的问题在脚上?”

  林逸笑道:“痛风病的症状几乎都在脚大拇指的位置呢。”

  纳兰震天竖起大拇指笑着道:“的确如此,这几年每次痛风病发作脚拇指如同钻心般的疼,小逸你有把握能彻底治好我吗?”

  林逸笑了笑,说:“既然过来了,肯定会帮纳兰叔叔把病治好,不过这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这种病太过复杂,需要用温和的方法慢慢来治。”

  纳兰震天点头道:“好,我相信你,你怎么说我照做就是。”

  纳兰牧雪站在一旁,随时准备给林逸打下手。

  纳兰震天坐在卧室床边,把拖鞋脱掉,露出整只脚来,脚拇指高高肿起,看上去极为恐怕。

  纳兰牧雪还是第一次看到纳兰震天的病状,见纳兰震天脚拇指旁边凸起一个大拇指那么大的脓包,顿时吓的心尖一颤,捂住嘴巴眼眶一下子湿润,“怎么会……怎么会这么严重?”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