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浑身瘫软摩擦前列腺bl*m字开腿绑 椅子 调教

更新时间:2020-10-31 11:37:34

我也是一阵心酸,噗咚一下跪在地上,哭道:“师娘,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



师娘这一次却没心软,而是问道:“说,你那女人到底是谁。”



我从没看到过师娘这样,见她如此,只能把表婶说了出来。



咚……



师娘一下瘫软在了床上。



我看着她这样,连忙去扶她,师娘却一把推开我:“你别碰我,你以后都别在碰我。”



我吓坏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绝对不会去碰表婶,更不会去碰赵小妮。



可这一次不管我怎么说,师娘就没原谅我。



这让我心底好难受,我想去抱她,她更是威胁我,如果我在敢碰她一下,她就告诉我师傅,把我赶走。


 文学


听到她这话,我心里真的好委屈。



毕竟我所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她。



只是师娘根本不信,还骂我就是贱。



我无法可说,也不敢继续惹师娘生气,师傅回来后,我更不敢说了。



心想等几天也许会好一点。



只是没想到师娘是真的不理我,甚至每一次都避开我,这让心情糟糕了极点,我也是连续几天都不敢去找表婶跟赵小妮。



也乖乖的上班。



但总是心不在焉,心里想的都是师娘,感觉做啥事情都没意义了。



一直到了一天晚上,师娘跟表叔,师傅一起出去喝酒。

因为事情一直没解决,我怕师娘出去吃亏,在她们出去片刻,我就跟了出去。



果然还是在上次那家小饭馆喝酒。



我偷偷趴着玻璃窗看了一下,感觉师娘好像在赌气一样,一杯酒接着一杯,这难道是真的要把自己灌醉吗?好给表叔机会。



我越想越火,特别是喝了一会之后,师傅还过来把周围窗帘给拉下,我一下看不到了。



我完全傻了。



越想越是害怕,最终心里还是记挂着师娘。



我带着怒火直接推开门,果然师娘喝多了,表叔坐在师娘一旁正在对师娘动手动脚,而师傅却坐视不理。



“你干嘛?”我怒吼一声。



把表叔跟师傅都吓了一跳。



表叔看着我皱起眉头,喝道:“臭小子,你又来瞎掺和啥,大人的事情你少管。”



师傅也呵斥道:“对,铁柱快点回去睡觉。”



我冷冷一笑:“你们真把我当小孩子是吗?你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干嘛吗?赖长贵,你还是人吗?”



我直接朝着师傅吼道。



师傅一见我竟然敢吼他,也是勃然大怒:“臭小子,你对谁凶呢?”



他上来对着我就是一脚踹了过来。



我这几天本来就憋着火气。



一下冲上去就跟师傅打了起来,表叔看到害怕,连忙上来劝架。



但我也火着,一拳干向表叔。



表叔一下子火气也冒了起来,两人打我一个,反正最后我是昏迷了过去,在醒来时候,我已经躺在医院了,睁开眼睛我就看到了师娘。



一看到师娘,我心里头就憋屈,一下子就哭了起来。



师娘见到我,摸了摸我额头道:“孩子,怎么样,还疼么?这金三顺跟你师傅也真下得了手。”



我还是哭,甚至赌气的甩开师娘的手。



师娘一看我这样,楞了一下。



跟着跟我道歉:“铁柱,我知道是师娘错了,你别这样好吗?”



“我要回家,回家。”我越想越委屈,哭着从病床起来要拔掉打点滴的针。



师娘见到我,立马摁着我道:“铁柱,别闹好吗?”



我愣是不听。



忽然师娘就朝着我亲了过来,她那温柔的香唇瞬间让我着迷,我回吻着她,双手自然的朝着她身上抱了过去。



现在我已经不是什么初生牛犊了。



有了表婶跟赵小妮两人经验,我抱着师娘,很自然伸进她的衣服。



嗯……



师娘哼了一声,连忙推开我,一脸羞红道:“铁柱,别这样,还在医院呢?”



我颇为失望,想着师娘知道表叔是什么,还主动去喝酒,还把自己喝酒,就觉得憋屈,冷冷一笑道:“对,我就不行,换成我表叔就行是吗?”



师娘俏脸一红,也知道我生气了,上来哄着我道:“铁柱,这事情是师娘错,不……不过后面我跟你表叔没发生事情。”



“真的吗?”我眼睛一亮。



师娘羞着脸点了点头:“你们打架后,老板进来劝架,所以你表叔也没啥心情了,就是你师傅气的在我身上发……发泄了一下。”



说着师娘羞着低下头。



师傅我是没办法的,毕竟师娘是他的女人。



不过听表叔没得逞,我心里就开心了,我拉着师娘让她在我旁边坐下,我抱着她道:“师娘,我……我发现我离不开你了。”



师娘浑身骤然一颤,瞪了我一眼道:“瞎说,师娘比你大那么多,而且师娘还有老公了。”



“可我就是离不开你了吗?”我哭着道。



师娘看着一脸为难,摸了摸我额头道:“铁柱,别乱想好吗?等你在长大一点,师娘给你介绍个女朋友,你就不会说这种傻话了。”



“师娘,我不小了,我已经是个男人了。”我盯着师娘。



师娘被我看着一张俏脸通红,跟着笑着摸了摸我的头道:“对,对,是男人了,都懂得泡妞了。”



一听师娘这话,我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事情,连忙解释道:“师娘,我是真的为了你,师傅就想着当工头,才巴结表叔的,所以我就想我能当工头的话,那样就能保护你了。”



师娘听着一愣,跟着叹息道:“唉,铁柱,你比你师傅想的还要多,还要懂事呀!”



我看着师娘一脸惆怅的样子,抱着她道:“师娘,那以后让我保护你好吗?”



“嗯。”师娘这次点了点头没拒绝我。



我心中大喜,起身要去她,她却避开,白了我一眼道:“铁柱,你保护我可以,毕竟我是你师娘,但……但你不允许对我做那事情。”



“可我忍不住呀!”我叫苦道。



“那你去找你表婶。”师娘哼了一声,脸上还带着一丝怨气。



其实男人跟女人一直都是有感情的,只是那时候我根本没法理解,也就懂得师娘对我好,不懂其实师娘也对我有了感情。



那是属于我跟她的爱情。



可惜那时候不懂,我就以为师娘生气了,加上总觉得自己跟表婶的事情对不起师娘,所以也不敢说。



师娘也没提,陪我聊了一会。



我见到我爸竟然来了。



显然是我这件事情闹的,他来医院就是对我一顿臭骂,好在师娘劝住了。



加上我爸跟我表叔还有师傅赔礼道歉后。



我才不得已被赶回去。



只是这一次师傅坚决不让我住在他那边了,我心里别提多失望了。



根本不愿意搬出去。



是师娘劝我:“铁柱,你搬出去住,也就住在旁边,你还跟你师傅做事情,吃饭时候我们不是还能见到吗?”



“可那样我……我就看不到你了。”我失落对师娘道。



师娘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情,俏脸一红道:“铁柱,你……你要是答应师娘不对师娘动手动脚,等你师娘不在时候,你要想看师娘给你看好吗?”



“真的吗?”我眼睛一亮。



师娘笑着摸了摸我的头道:“师娘还会骗你吗?”



“师娘,你真好。”我情不自禁又想去抱她。



却被她一眼瞪了回来,尴尬的缩了缩手,傻笑的看着她。



师娘哼了一声:“你臭小子就是被你表婶给带坏了,我找时间要跟你表婶说说才行。”

我一听她这话吓坏了,连忙道:“师娘,不要呀,你要找了表婶,这事情被表叔知道的话,我就完蛋了。”



师娘看着我这样,瞪了我一眼道:“你敢做还怕被人知道呀!”



我哭丧着低下头。



“好啦,逗你玩的,师娘还能害你不成。”师娘噗嗤一笑道。



我也松了一口气。



这事情虽然结束了,但我知道表叔想打师娘主意的事情绝对不会放弃,最主要的是师傅还帮忙。



这让我憋着怨气。



我问师娘:“师娘,师傅这样对你,你难道就不反抗吗?”



“唉,有些事情你不懂。”师娘无奈叹息道。



我一看师娘这样,缩了缩眉头道:“师娘,你是不是还愿意跟我表叔了。”



“瞎说。”师娘瞪了我一眼,跟着摸了摸我额头道:“好了,这事情你就别多想了,有些事情你就不要插手。”



“不,师娘,这件事情我一定就插手到底,我不会让你跟别的男人的。”我一脸愤慨的说道。



师娘也就笑了笑。



或许她认为我就是个孩子,就是在开玩笑。



但她却不知道我的认真。



我伤的本来就不重,打了点滴就出院了。



送我爸回去后,我爸交代我之后,我就跑去找表婶。



表婶对于这件事情也听到了,她还挺害怕的,我知道她是我跟她的事情暴露,我去碰她,她都哆嗦了一下,我看她那不愿意样子,也懒得管她。



问她赵小妮住的地方。



表婶怕我闹事,就道:“铁柱,你别急,事情慢慢来呀!”



我却不管,就逼着表婶说出赵小妮住的地方。



她执拗不过我,只能告诉我了。



几天没跟表婶了,看着她丰腴妖娆的样子,还真的想,只是刚伸手去抱她,表婶就回避开,显然是这次闹的事情让她怕了。



我讪讪一笑走了,对表婶仅有的感情也淡然无存了。



去了赵小妮家,我倒不敢直接进去找她,只能在外头等着,差不多过了一个多小时,我终于看到赵小妮出来了。



我从旁边跳了出来,上去从身后抱住了她。



啊……



赵小妮吓了一跳,回眸看到我,脸上立马涌起一股柔情:“铁柱,你怎么来了。”



“小妮姐,我想你了。”我确实想了。



不知道怎么的,从跟表婶之后,我这方面事情就特想。



现在抱着赵小妮就觉得欲火难耐。



而且我对赵小妮没多大情感,就单方面想她,所以对她也没客气,抱着她就是一阵亲吻。



赵小妮被我亲的身躯直颤抖。



她呼吸越来越急促,摇着头道:“铁柱,先等等,我老公还在家里头,待会被发现了,就完蛋了。”



听她这么说,我才松开了她。



她看着也是一脸渴望,黛眉微微皱了皱,跟着道:“走,我带你进去认识下老公,刚好谈一下你当工头的事情。”



一听到正事,我眼眸骤然大亮。



觉得她要比表婶好多了。



毕竟我跟表婶在一起那么长时间,她还没帮我做过正事。



赵小妮却记得我的事情。



我感动之下,抱着她亲了一口气。



惹的她俏脸一阵羞红,幽怨看了我一眼,叮嘱道:“铁柱,待会进去后,你就说是我干弟弟,前几天帮了我知道吗?”



“嗯。”我点了点头。



两人对了一下口吻,就是晚上赵小妮出去喝酒,遇到抢劫被我遇到救下了。



我觉得她编的故事很老套。



赵小妮却说实用就成,因为她之前吵架时候跟她老公提过这事情,现在用上正好。



她带着我进去。



要说这当老板的房子就是不一样,起码有个两三百平米的大房子。



比我表叔那边都要好太多了。



赵小妮带我到了客厅,我就看到了她老公。



差不多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



长的人高马大的,脸上透着一股威严,他见到赵小妮带我进来,眉头微微一缩。



赵小妮就连忙解释道:“这就是我前几天跟你提起来那个我认得弟弟。”



他老公严大宽一听,立马笑道:“哦,原来是你,铁柱对吗?快,过来坐。”



说完,他就给我泡茶。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泡茶方式,在村里,在工地都是大杯子一泡,可那却是小杯子泡的,后头我才知道这是所谓的功夫茶。



严大宽对我的客气,让我倒是有些胆怯。



好在有赵小妮在。



她说要感谢我之类的,严大宽一听立马道:“那是应该的,应该的,你都认了铁柱当弟弟了,那就是一家人,铁柱,你说说你要想干嘛?”



我也不含糊,直接提到:“严老板。”



“喊啥老板呀,你喊我小妮姐,以后喊我一声姐夫就成。”严大宽哈哈笑了笑道。



我挺尴尬的,毕竟我跟赵小妮不是什么姐弟关系,是那种关系。



但听严大宽这么说了,我还是试着喊了一声:“姐夫。”



严大宽高兴的笑道:“来,喝茶,喝茶。”



我才缓缓拿起杯子喝茶,一口就喝下了。



严大宽看着我大笑,教我喝茶的方式,我似懂非懂点了点头,放下茶杯道:“姐夫,其实我就是个小学徒,但我想当工头。”



严大宽一听我这话,缩了缩眉头,人往后斜躺在沙发上,尽显老板气势。



“说说你为什么想当工头,这当工头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情呀!”严大宽一提到工作事情,立马变的认真了。



好在这些天,我也做足了工作,笑道:“姐夫,其实我就是不想当学徒,学了又能怎么样呢?跟我师傅一样,十几年了,他还是个师傅,当不成工头,做不成老板,所以我要学就学当工头。”



严大宽一听我这话,顿时一怔,点头道:“说的有道理,不过你也说说看你想怎么当个工头。”



我看着严大宽赞赏的眼神,越来越兴奋,直接道:“其实我这时间研究过了,当工头难就难在接活这一块,只要接到活的,管理方面倒是不难,毕竟现在工人上班也挺紧张的,工人多,采取一定的手法,就能让工人为你卖力。”



严大宽满意点了点头,示意我继续说。



或许我是注定在这边有天赋,那时候我说起这个是侃侃而谈,分析了很多关乎如果做好一个工头,管理工头的事情。



听的严大宽是十分满意,搂着赵小妮道:“小妮呀,你这给我找了一个人才呀,不是技术型,但绝对是管理型的。”

我看着严大宽搂着赵小妮那妖娆的小腰,自己也想能搂一下,当然只是想想罢了,没那个胆子。



当下严大宽留下我吃饭,还聊了很多。



只是这一顿饭吃的我没多大心思,因为赵小妮在桌子下面一直碰着我,弄的我心里痒痒的,更怕严大宽发现,因为跟严大宽聊天过来。



我懂得接下来我要好好的跟严大宽处理好关系。



表叔之所以能当工头,估计就是跟着严大宽。



当然在严大宽底下不止一个工地,包工头也不值一个。



严大宽吃过饭之后,就对我道:“走,一起去工地。”



说完就带着我一起去工地。



是坐着他的小轿车去的,桑塔纳,那绝对是老板的标配。



我也是头一次坐着。



一起跟他去了工地,一路聊着,严大宽还是城府深,他没一口答应给我工头,而是给了一个小工地,让我来管理,管理成了,我就可以当工头。



虽然不能直接当工头,但能够当个管理也不错了。



跟严大宽告别时候,我屁颠屁颠的就跑回去给师娘报喜。



师娘就一个人在。



我激动之余,看到她,更是高兴的一把抱住了她:“师娘,太好了,太好了。”



师娘一愣道:“铁柱,啥事情这么高兴呀!”



我就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师娘。



师娘也是惊愕不已道:“铁柱,你怎么这么厉害,你师傅当了十几年的师傅了,也没看着有啥出息。”



我自然没好意思说是跟赵小妮的关系。



刚好用上赵小妮编的故事,师娘也是深信不疑。



正所谓温饱思淫欲。



这下四下无人,我又高兴,看着师娘体内浴火猛的涌动而起,我吞了吞口水道:“师娘,我想看看你。”



师娘一愣,跟着俏脸一红,小声道:“你想看哪里。”



“我都想看。”我直接道。



师娘羞着脸,躺倒了床上,我大喜就跟了过去,开始解师娘衣服的扣子,看着那白嫩嫩的肌肤露出,即便表婶,赵小妮其实跟师娘一样漂亮。



但我还是最喜欢师娘。



慢慢拉开了师娘的裤子,看着她那一双美腿,我感觉浑身的邪火都涌动了起来。



我一把抱住了师娘,朝着她亲了过去。



嗯……



师娘哼了一声,紧张道:“铁柱,只能看一看,你……你别动。”



“师娘,我忍不住了。”我哀求的看着她。



“铁柱,真的别这样好吗?”师娘也是哀求的看着我。



“为什么呀!”我不解的看着师娘道:“你都愿意给我看了,干嘛就不愿意给我呀!”



师娘俏脸一红道:“铁柱,师娘是认为已经被你看到过了,才……才给你看的,可……可你不能动我。”



“那我怎么办呀!”我急道。



师娘叹息一声道:“铁柱,让师娘帮你吧!”



说着她温柔的帮着我。



虽然郁闷,但至少有她帮忙我还是挺舒服的。



结束后,我还是不解的看着师娘:“为什么。”



师娘摇了摇头没解释。



而且很快师傅就回来了,师傅一见到我眉头就皱成一条黑线,哼了一声:“白眼狼,要不是你爸求情,我一定把你赶回去。”



师娘一听师傅的话,立马不悦道:“赖长贵,你真以为你当个师傅了不起呀,铁柱人家可是当了管理。”



“管理。”师傅哈哈大笑道:“就个屁大孩子能当啥管理呀,他要是能当管理,我以后喊他师傅。”



师娘一听推了推我道:“铁柱,把事情告诉你师傅。”



我心里头对师傅还是有些惧意的。



在师娘劝慰之下,才把事情说了一遍。



师傅听着一下瞪起了眼睛,骂道:“臭小子,你这是走了狗屎运呀!”



我挠了挠头道:“确实有点运气。”



“好,好。”师傅显得也是一脸高兴,在房间走来走去却又不知道要干嘛。



我看着师傅这样,就上前主动认错:“师傅,昨晚是我冲动了,我就是对你跟师娘有感情,我不想你以后出去被人戳脊梁骨,所以……”



“没事,没事。”师傅哈哈笑道:“臭……哦,不,铁柱,师傅知道你是为我们好的,那都是小事情,误会,让师傅看看昨晚师傅有没有打伤你。”



师傅的态度转变,让我意识到权利的重要性,再给我人生道路之上铺下了一块垫脚石。



我笑着摆了摆手道:“没事,师傅,我这去当管理,但我很多不懂,还要师傅你教我。”



“哈哈,那是肯定的,我是你师傅吗?”师傅仰头大笑着,还热情留我在这边吃饭。



他的态度,让我跟师娘都挺无奈的。



但这根本不影响。



毕竟我是真的需要师傅帮衬,这样的话他就不会老想着借助师娘去拉关系。



而这事情,很快就传到了我表叔耳朵里。



我表叔那是一个气愤,背地里说我是白眼狼七七八八的,还给我爸打了电话。



我爸又一次赶过来。



只是我爸一听却是高兴的不了,拉着我表叔,表婶,我师傅,师娘还特意在饭店摆了一桌。



我爸比我表叔大,他对我表叔尊重,但也不怕。



酒席开始,我爸端起杯子就道:“三顺,孩子有出息那是好事,你当表叔的应该多帮衬着,再说了孩子也不抢你饭碗对吗?”



我爸一席话说的我表叔无法可说。



他也只能喝了个闷酒。



其实我知道他是知道这样一来,我拉了我师傅一起管理,那之后他想要得到我师娘是不可能了,但他也只能接受了。



一场酒下来,大家都喝的不少。



我爸去我表叔家睡。



我本来想回自己宿舍睡,却被一脸酒意的师傅拉着:“你是我徒弟,怎么跟别人睡,去我那睡,房间一直给你留着呢。”



说着就把我往他那边拉。



我自然欣喜,至少这样能够看到师娘。



师娘看到我欣喜的样子,俏脸就是一红。



回了宿舍,师傅倒头就睡,我则是一直睡不着,看着布帘子轻声喊道:“师娘,你睡了吗?”



师娘探出头嘘声道:“还没呢?怎么了。”



“师娘,我想和你一起睡觉。”我用最低的声音喊道。



师娘俏脸一红,摇了摇头,我作势要起来过去睡,师娘吓住了,幽怨看了我一眼,才起身走过来我的床铺上,在我身边躺下。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