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校花的秘密在线阅读~医生,给我开点药全文

更新时间:2020-10-30 10:37:15

俞洛妍悄悄翻身下床,朝林嬷嬷的后枕骨,用肘尖猛磕了一下,若是平日,用掌都可以打晕她,可现在太虚弱,还是肘尖比较保险。毕竟胳膊肘是人体最硬的部位之一,也是力度最强的部位,女子防身术中,肘尖可是最厉害的攻击部位之一。


林嬷嬷哼了一声,便一头栽在床上。


当然俞洛妍有分数,只是打晕她,过不了多久就会醒。


俞洛妍赶紧把林嬷嬷的外衣脱了,把她的脚抬到床上,用被子连头带脚的盖好。


 文学

拽下床帐上的小铁钩,捋直后,扰成三个小环,一点一点的塞进锁眼,左右摇晃几下,找准扣齿套牢齿孔,一用力,铜锁“卡吧”一声打开了。


“哈!古代的锁可真不经开!”俞洛妍很不屑的把锁套在林嬷嬷的脚上,“咔嚓”一声,又给锁上了。


迅速换上林嬷嬷的蓝布白边的大襟子,套上灰布坎肩,胡乱的把垂着的头发缠成一个驼髻,戴上林嬷嬷常戴的黑绒包巾,咋一看,跟其她嬷嬷的打扮没什么区别,就是衣服太大了,松松垮垮很不合身。


管不了那么多了,俞洛妍抬脚急忙朝外面跑去。


“哇——!天真蓝,白云真白,没有工业污染过的天空就是美啊!”


俞洛妍深吸一口气,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几只小麻雀叽叽喳喳的从头顶飞了过去,让人莫名的喜悦,仿佛已经闻到了自由的味道。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俞洛妍四下看了一下,这个院落不算很大,但是围墙很高,想来皇家院落都是这么高的,要不怎么说一入侯门深似海,这院墙目测起码有将近三米多高。


唉,要是从前的体力,一个助跑借力,可以蹬着墙面,扒住墙头然后翻墙出去。


现在···唉!


又四下看看,见院墙边种着一颗小枣树,树干不是很粗,只比成年人的手臂粗一些,还没有院墙高,但对俞洛妍来说已经足够了。


因为可以顺着枣树爬到一半,然后够的到墙头就可以翻墙出去了。


只是眼下这身体实在是有气无力,加上穿的又累赘,脚上的绣花鞋,一点也不防滑。


蹬一下,“出溜”滑下来,在蹬一下,又“出溜”滑下来。


俞洛妍干脆把鞋子脱了,塞在后腰上,光着脚爬,爬了好半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攀住墙头,爬到了墙上。


俞洛妍累的连呼哧带喘,一头大汗,双腿骑在墙头上往下一看,“我了个去。”差点没把她气死!


还以为院墙外面就是大街,出了院墙就可以自由了。


谁知道,院墙的外面,是连绵不绝的院落,以及一道一道的围墙。


“我擦!!!这鬼地方也太球大了吧!”


四处看看,根本就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去,更不知道哪个方向离外面的世界更近一些。


可让她放弃,当然不可能,只能碰碰运气了,看看哪个方向的院落少,准离外面最近。


还没有看清楚方向,就见墙外一列穿着军甲,挎着阔口刀的人往这边走,想来是侍卫或者是护院在巡视。


“哎哟,我滴妈!”俞洛妍吓的赶紧低着头,尽量把身体贴在墙头之上,一点一点骑着墙头往前挪动。


好在护院没有发现她,不一会就走了过去。


墙的尽头,连着一道很长的走廊,爬上走廊的顶棚,只能冒着腰探险一样往外走。

走廊是围着一个大花园建成的,很长,花园也很大,居然还分什么菊园,梅园,牡丹园等等。


“靠!古代当皇亲国戚真他妈的享受,住这么大的地方!”


花园里零零散散有一些修剪花草的下人在忙活着,俞洛妍怕被发现,不敢直起身子,只能猫着腰匍匐前进。


好半天终于越过了花园,以为离外面近了些吧,谁知道又转进了另外一道院子。


“我去!”俞洛妍绝望的惊叹一声。


这个院落更球大了,里面居然还有人工修建的小湖,以及大片连绵的假山,光八角的小凉亭就有好几个。


站的高,看的远,地下楼廊琼宇,小榭花台,景致倒好的很。


“等等···,那是在干嘛?”俞洛妍透过高处,看到假山后面的隐蔽处,居然躲着一男一女两个人。


女的个子很娇小,背对着男子趴在假山的石台上。


她的身后站着一个高大魁伟的男子,双手正扶住女子的后腰…….


“哎哟我去,这古代也这么开放吗?”俞洛妍目瞪口呆,看清了男子的正脸,“赵德崇!我的天!冤家路窄啊。”


赵德崇两道浓眉紧顰,呼吸急促,显然到了关键时刻,蓦然间一抬头,对上了房顶上俞洛妍捂着嘴巴,满脸惊讶的眼神。


“糟了,被发现了!”俞洛妍慌忙将身体压低,赶紧连滚带爬往另一边跑。


而赵德崇显然比她受到的惊吓更大,慌乱的退后一步整理衣袍,他身下的女子更是吓的蹲在地上,不敢起身。


“这么奇怪,怎么感觉比我还怕的样子。”俞洛妍来不及多想,沿着廊顶一溜小跑,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出去。


很快这一道廊檐就到了尽头,尽头处连接着一处幽静的小院。


“糟了,没地方跑了,怎么办?先下来找个地方藏起来再说!”俞洛妍又急又慌,满脑子都是被抓住后要遭受的各种酷刑。


刚好旁边就是一颗大树,“对,先藏起来!”俞洛妍如是想着,脚下没停,抱住树干爬到树上,准备顺着树干下来。


谁知还没有来得及下树,“嗖——!”一块儿黑乎乎的东西迎面射来。


“啪——!”一声打在她左眼上。


“哇——!”俞洛妍惊喊一声,叽里呱啦的从树上摔了下来。


“中招了,疼死我了,古代的暗器果然厉害,我眼睛肯定射瞎了。”


俞洛妍死死唔住眼睛叫痛,勉强睁开另一只眼去看发射暗器的人。


只见离自己几米开外的空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


穿的十分华贵,模样长的很俊俏。眼睛跟那个崇郡王十分的相像,都是眼尾倒仰,略有些倒三角眼,眼型很有特点,此时手里拿了一个弹弓,正好奇的看着俞洛妍。


“长这么像,应该是崇郡王的儿子吧!想不到崇郡王的儿子都这么大了,这古代性·成熟可真早。”俞洛妍不忿的腹诽着。


“熊孩子,干嘛拿弹弓射我?我的眼都给你射瞎了!”


那个小男孩,梳着半个髻,额前还留着刘海,显然离及冠之年还早,“你是谁?本大元帅怎么没见过你?”


“大元帅?切,一个小屁孩敢说自己是大元帅。”俞洛妍暗自好笑,不过想想一个小孩子而已,懒得跟他计较。


俞洛妍揉着眼睛,从地上爬起来,还好没有摔骨折之类,只是膝盖骨嚓秃噜皮了,还是疼的很。


“小朋友,别拿着弹弓乱射,你这样的行为会严重危害到别人的生命安全。”


小男孩一脸的天真模样,偏着头好奇的打量俞洛妍,显然不太理解她说的话。


“本元帅是在射小鸟,谁让你躲在树上的?


“小鸟也是有生命的,要保护它们,不能随意伤害小生命,知不知道?”俞洛妍不忘严厉的教育了下眼前的熊孩子。


小男孩眨巴着眼,更加好奇的看着俞洛妍,脆生生的道:“你到底是哪个院子的嬷嬷?···怎么这么奇怪?”


俞洛妍心慌的不得了,估计那个崇郡王已经朝这边追来了吧,转了转眼珠子,看四周没有其它人,心想还是赶紧溜了吧。


“我就是那个院子的?”俞洛妍随手胡乱的瞎指了一下,就准备溜走。


谁知道这孩子还挺不好糊弄,追着她不给走,“那个院子是哪个院子?”


“嘿!你这小娃娃,你又是那个院子的?”


“本元帅住在北苑,你住在哪里?”


俞洛妍怕等下来人了真不好脱身,只想尽快摆脱小孩的纠缠,胡乱的说:“我住南苑!”


“南苑是我父王住的地方,我怎么没在南苑见过你?”


俞洛妍瞪着小男孩,想着吓唬住小男孩好脱身,故意凶巴巴的道:“你父王是崇郡王吧?我可认识你父王!小心我告诉你父王你调皮,不用功读书!”


小男孩歪着脑袋,哧哧的笑了起来,“崇郡王是我哥哥,我是他弟弟。”


“哥哥?”俞洛妍吃了一惊,唔住嘴巴惊讶道:“···赵德崇原来是你哥哥啊?长的这么像!”


小男孩更加乐的嘎嘎笑,“别人都说我跟大哥长的像,说我长大了一定跟大哥一样英俊。”看来崇郡王在这小孩心中还挺有分量,起码很认可他哥哥的相貌英俊。


“···切,英俊!我可没看出来,慢着···,你是崇郡王的弟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赵德昌!你叫什么名字?”

“哎呦我去。”俞洛妍一听傻眼了,眼珠子快瞪出眼眶,紧紧盯着小男孩,一瞬间都忘记了自己眼前的危机,仿佛小男孩浑身已经散发出如来佛祖的金光一般。


“天啊,赵德昌!那不就是未来的宋真宗赵恒吗?北宋的第三位皇帝!滋滋滋——!原来宋真宗小时候长的这么萌啊,天啊


···,我居然见到活生生的宋真宗了!好可惜,没有带手机,要是有手机,一定要跟这小男孩合几张影。”


俞洛妍暗自感慨着,自己这一趟也算没白来,好歹见到了一个活生生的皇帝。


“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小赵德昌不依不饶。


俞洛妍立即转变了态度,“我···小···小皇···小朋友,我叫大姐姐!呵呵··!”


“大姐姐?”


俞洛妍当然不敢应声,让一个皇帝叫自己姐姐,不知道是不是已经犯了死罪!正不知道该怎么脱身好,就听耳边又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


“昌儿,你在跟谁说话?”


俞洛妍扭头看了一下,只见一个面如满月,貌美端庄的贵夫人,带着两个丫鬟,款款走了过来。


“完了,这可怎么办!”俞洛妍暗暗叫苦,不知所措的傻站着,细细打量眼前这个贵妇。


“这么年轻貌美,又这么端庄大气,想来是崇郡王的王妃吧!”


贵妇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皮肤很白,眉眼细细弯弯,一看就很温婉的样子,梳着高高的雾鬟髻,发饰不算多,但都十分精致得体,一看便知件件价值连城。


身穿一件芙色丝绣的袄裙,肩上披着梅红的薄绒貂氅,雍容而又端庄,气质好好。


“有这么漂亮端庄的正妻还不够,还要娶邢羽儿那样的狐狸精,刚刚还在假山跟丫鬟上演‘极限秀’,唉···!这死变态肾功能吃的消吗!估计每天都得啃两斤鹿茸补肾。”俞洛妍腹诽个不停。


“你是哪个院子的嬷嬷,见到李夫人还不快些见礼。”一个梳着两把头的大丫鬟模样的女子,拧着柳眉,瞪着一双杏眼怒斥俞洛妍。


这下俞洛妍除了慌了外,脑子也彻底懵圈了,对于古代的礼仪一窍不通,不知道该怎么行礼。


只好回想铃铛给她行礼时的动作,依葫芦画瓢,将手叠在胯骨上,膝盖僵硬的弯下来,“见见···见过王妃娘娘!”紧张的嘴皮子都开始结巴。


贵妇人弯弯的眉眼微微蹙了起来,瞟向俞洛妍赤着的双足。


“在夫人面前如此失仪,到底是哪个院子的?这么不懂规矩?”大丫鬟更加严厉的呵斥俞洛妍。


“孩儿给母亲请安,母亲福乐安康!”小男孩跑过去,朝贵妇人单漆跪地,双手合拢,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贵妇人收回目光,慈爱的看着小男孩,温婉一笑,“昌儿快起来!”


“我的天!”俞洛妍又被雷的外焦里嫩,满头黑线!


小男孩叫这个贵妇人母亲,那不就是说也是崇郡王的亲妈,看起来那么年轻,俞洛妍还以为是他老婆。


不过想想也是,古代许多十五六岁的女子就生孩子了,加上养尊处优惯了,保养的又好,三十出头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


赵德崇牛高马大的,长相又成熟,那啥又强,俞洛妍还以为他二十好几了呢。


其实算算,赵德崇应该也才刚过及冠之年而已!


不得不说古代的男子真是很早熟,二十岁的男子比现代三十的都要成熟的多。


俞洛妍急忙把掖在后腰的鞋子拽出来,抬起一只脚咯噔着,准备把鞋子给蹬上,可越急心越慌,越慌越出乱。


斗鸡一样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姿势在原地咯噔了几圈,鞋子却没有如愿穿在脚上。贵妇人的神情已经从先前的诧异转变成满脸不悦了。


俞洛妍只觉脸上火辣辣的很不自在,索性把鞋子撂在地上,把脚蹬进去,然后蹲下来,把鞋子提好。


李夫人微微蹙眉,明显已经很生气了,冲边上的大丫鬟道:“把她带到外院去吧!重新学习府内规矩。”


大丫鬟双手交叠一起,摆在腰胯上一点,利落又不失优雅的微蹲双膝,“是,夫人!”


“外院?是不是就离外面很近了,那我岂不是可以更顺利的逃跑?”俞洛妍暗自腹语,忙不迭冲李夫人点头。


大丫鬟款步来到俞洛妍面前两三米远的地方,站定,眼神很凌厉的看着她,板着脸道:“跟我来吧,我们南府即便是下人,也是要严格遵守规矩的,今个儿你是运气好,碰上的是李夫人,要是碰上别的夫人,可不会这么便宜你。”


俞洛妍懒的跟大丫鬟去争辩什么,只求快些离开此处,别再节外生枝了,却听耳边又响起小男孩的声音,“母亲,可不可以把这个大姐姐赏给孩儿,这个大姐姐可有趣儿了!”


“啊···!把我赏给他!我又不是一件东西,不是一只宠物,用‘赏’来形容,呃···不得不说封建皇权可真专制,下人哪有什么人权,可不就是一件会动的物品一样。”俞洛妍心中更加坚定非离开不可的决心。


李夫人听了儿子的话,重新又抬头审视了俞洛妍一眼,而后眉间又蹙了起来,想来是对俞洛妍不满意,不放心。


大丫鬟冲赵德昌甜笑一下,讨好的语吻道:“小郡王,府内多的是伶俐的丫头,这个嬷嬷···!”大丫鬟说着又看俞洛妍一眼,显然惊讶她穿着嬷嬷的衣服,却长着一张这么年轻的面孔。“赶明儿挑几个好的丫头送去侍候小郡王,这个丫头笨手笨脚,又不懂规矩,还是打发去外院作粗使吧。


李夫人未言语,只是微微轻颌螓首,想必是赞同大丫鬟的话语,寻视的目光看着儿子。


俞洛妍心中却暗暗叫苦不迭,“小祖宗啊,你可别给我添乱了,等下那个死变态赶来,我可死定了。”


“不,母亲,我就要这个大姐姐!”小郡王任性的坚持着。


李夫人像是犹豫不决一般的又打量俞洛妍几眼,看的俞洛妍心乱如麻,“心想完了,完了,刚出虎窝又进狼群,这可怎么办?”


“母亲!”耳边又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俞洛妍回头一望,见走廊的一头又结伴来了一群千金贵妇一般的女子。


为首的年约十四五岁,梳着斜月髻,垂着辫穗,戴着花饰,穿着淡黄色窄袖短袄,罩着拖地的千叶裙,长的粉雕玉琢,像一朵初开的芙蓉花一般,样子应该是未出阁的少女打扮。


在她的左边站着一个年纪稍长几岁的女子,穿着鹅梨色的苏绣套裙,臂弯垂着丝绸水肩,梳着高云髻,没有留发辫,髻上插着双股流苏步摇,想来是已出阁的女子,长相虽端庄,却不及旁边的少女娇美。


在看另外一侧的女子,我的天!


居然是邢羽儿!


“嗬···!狼还没赶走,又来一毒蛇,怎么办?”俞洛妍已经见识过邢羽儿的手段,可不想在跟她有任何交集,此时见到邢羽儿,心中更是惴惴不安。

说着话的功夫,几个女子就到了跟前,俞洛妍慌忙把头转向别处,将头上的包巾拉低一些。


想来邢羽儿也没料到她会出现在这里,一时间邢羽儿也没有留意到俞洛妍。


三人异口同声的冲李夫人行礼,各自的丫鬟也都纷纷行礼。


古代皇室就这不好,臭规矩多的要死,繁文缛节更是讲究,一天估计要行几百个礼。


见不同的人,行的礼还不一样,男人跟女人的行礼方式也不一样,讲究起来,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俞洛妍才来了几天而已,见的人还不到十个,就已经见了好几种不同的行礼方式。


就眼前的三个女子,行的礼居然都不一样,显然身份不一样,行礼的高低也不同。


少女很活泼,蜻蜓点水一般行了个礼,不等李夫人应答就自行起身了,亲昵的依偎在李夫人身边,看年纪跟扮相,俞洛妍估计应该是崇郡王的妹妹。


邢羽儿自然不必多说,俞洛妍知道是崇郡王新纳的侧室。


另外一个较端庄的,俞洛妍就吃不准了,不知道是崇郡王的老婆,还是他的小妈。


俞洛妍正在暗自焦虑该怎么脱身,小郡王又开始缠着李夫人要人,这让俞洛妍无比头疼,恨不得上前朝他头上狠狠来几个‘爆栗子’。


小郡王这一吵闹不要紧,立马将几个女子的眼光全集中在俞洛妍身上了。


邢羽儿看清是俞洛妍之后,眼帘悠的张开,粉脸上的笑意顷刻消失无影。


“哪里来的这么年轻的嬷嬷?莫不是混进王府想浑水摸鱼的吧!”


邢羽儿一句话,点醒了所以人的注意!


李夫人及其他几人全部警惕的看着俞洛妍,大丫鬟立即上下打量俞洛妍几眼,严厉的道:“我说看你眼生的很,你到底是那个院子的,说,混进王府内宅可是想盗窃?”


这邢羽儿还真不是省油的灯,明知道俞洛妍是谁,却故意不揭穿,还要借李夫人的手来惩治她。


这下俞洛妍可是百口莫辩,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我···!”


邢羽儿作出一脸的担忧的神情,跟旁边那个端庄的女子道:“姐姐,好可怕哦,想不到王府守备如此森严,还能混进贼寇。”


听邢羽儿叫她姐姐,态度又那么恭敬,俞洛妍确定这个应该就是赵德崇的正妻,不是他的小妈。


郡王妃警惕的看着俞洛妍,厉声道:“你到底是谁?如何混进王府里来的?”


俞洛妍真不知该怎么应付眼下,干脆沉默不言。


大丫鬟厉声道:“郡王妃问你话呢?你混进王府有何目的?”


“我···我不是混进来的,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我···!”俞洛妍张口结舌解释不清。


小郡王道:“这个大姐姐说她是南苑的。”


一旁的少女接话道:“昌儿,她肯定是骗你的,父王的院子怎么会有嬷嬷!”


“三姐,她真是南苑的,我刚刚在这里射小鸟,见这个大姐姐就是从树那边掉下来的。”小郡王一脸天真的为俞洛妍辩解。


少女果真是赵德崇的妹妹,是赵光义的三女儿。


不得不说赵光义的遗传基因还是不错的,起码俞洛妍见到的这三个颜值都还挺高的。


“来人,把她抓起来!”李夫人神情已经很恼怒了,只是声音却依旧温婉,想来是天生如此。


立即从旁边上来几个小丫鬟,将俞洛妍团团围住。


“唉,我真不是盗贼···,我···我是被困在这里,想要离开,无意中进到这个院子。”


大丫鬟一听,更加凶恶,“这么说,你是想逃出去?王府岂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抓起来,送到暗室去。”


俞洛妍一听,坏菜了,还不如不解释,古代奴才都是签卖身契的,要是逃跑,抓回来可是很严重的处罚。


大丫鬟率先动手上前来抓俞洛妍,出于自我保护的条件反射,俞洛妍抓住那个丫鬟的手腕,弯身一个过肩摔,将大丫鬟重重的撂在地上。


21世纪的张颖和,老公是加拿大温哥华,跆拳道锦标赛黑带六段的冠军,结婚后,便在中国开办跆拳道武术馆。


张颖和练习了很多年的跆拳道,虽然比不上老公那么厉害,可防身绰绰有余,别说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三五个大汉也能轻易撂倒。


只是俞洛妍的体质太差了,身体过于虚弱,导致她根本不能很好的发挥,将大丫鬟撂在地上之后,竟然也虚脱一般头晕目眩,摇摇欲坠。


“来人啊,把这大胆奴婢抓起来,乱棍打死!”


邢羽儿一声厉呵, 从院落的偏厢走出十来个挎着腰刀的护卫,“呼啦啦”就把俞洛妍围了起来,俞洛妍一看,完了,个个都是彪形大汉。


别说现在这幅病弱的身子骨,就是从前,也对付不了这么多人,尤其还都带着刀。


“完了完了完了···!”


说不害怕,那是假话,说不心慌,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李夫人,我不是窃贼,我也不是坏人···,我我是被你儿子···!”


“快把她抓起来,别给她跑了!”邢羽儿打断俞洛妍的话,督促护卫抓俞洛妍。


俞洛妍本能的扭身就跑,可身后根本没有多大的空间。只好往走廊的另一端跑去,护卫们见她跑,更加确定她就是窃贼,“呛啷啷”几声刚锐利器出鞘声响起,护卫纷纷拔刀朝俞洛妍追去。


“哎哟,我去,刚死一次就又要死!这要是被追上还不得就地正法,乱刀砍死啊!”俞洛妍慌不择路豁出命只顾往前跑。


“呯——!”


“哎哟——!”


刚跑出几步,走廊转角来了一人,猝不及防狠狠撞在那人身上,被惯力反冲,狠狠的一个屁墩儿摔在地上。


俞洛妍抬眼一看,大吃一惊,冤家路窄,来者果真是赵德崇!


“坏了,坏了,坏了,今天必死无疑了!”


赵德崇早已经整理好衣袂,素锦儒袍上没有一丝褶皱,腰间缠着的丝绦绫带打着繁琐的结节,衣冠楚楚,气宇轩昂。神情倒像是外出公干回来一般的沉着淡定,任谁也看不出来他刚刚还在假山那边满头大汗的玩‘推车游戏’。


赵德崇冷眼看着俞洛妍,眼神如刀钜,原本珉着的冷唇,不自觉的翘了起来。显然是震惊俞洛妍怎么逃出来了。


后面的护卫已经追了上来,抓小鸡一样,反拧着俞洛妍的手臂,一直反扭到她的肩胛骨,而后把她架了起来,这可是标准押解犯人的动作。


光是反扭已经够犯人喝一壶了,在敢反抗,臂弯往上一提,当场就能把犯人胳膊掰折了。


“哎哟,痛痛痛!”俞洛妍痛的浑身冒冷汗,祈求护卫能够把她的手臂放松一点。


“怎么回事?”崇郡王很是淡然的问护院。


护卫行了个礼,恭敬回道:“启禀崇郡王,这个奴婢要逃跑!”


赵德崇听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俞洛妍,“···噢,把她放开吧!”


护卫一听,惊讶的看着崇郡王,显然以为自己听错了,“李夫人有命,卑职···!”

崇郡王傲倨的看了俞洛妍一眼,下颌挤出一抹怪异的邪笑,俊逸的脸上没有半分干完坏事后的不安神情,折身径直朝李夫人那边走了过去。


离得较远,俞洛妍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些什么,就只见崇郡王朝李夫人恭敬的行了礼,而后在李夫人耳边附耳一阵低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