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乡村全肉一男多女-把它堵住不能流出来

更新时间:2020-10-27 15:38:34

张伟喘着粗气说。

“你这娃子疯了!咱们不能做这种事情,我比你大这么多!”

嘴巴上是这么说,但是刘玉兰被粗暴的双手不断探索,哪受得了这个?

她内心挣扎了片刻,自己确实好久没有真的享受过了,被这个娃子压在下面乱摸,身体竟然本能的想要。

太羞愧难当了,感觉自己就像个荡妇一样。

下一秒,脑袋里一片空白的刘玉兰,双臂紧紧环住了张伟的脖颈。

察觉到了刘玉兰的反应,张伟大喜过望,直接将刘玉兰抱起放在了一堆苞米上,然后伸手把她的裙摆往上推的更高,粗大双手扶住她的蛮腰,喘着大粗气迫不及待的压了上去……

“咚咚咚!”

“有人在么?”

就在意乱情迷之际,敲门声忽然响起,纠缠着的两人被吓了一大跳。

 文学

刘玉兰彻底慌了,她一个结婚生娃的三十多岁女人,竟然和二十出头的后生在米筐上翻滚,这要是让人发现了,以后没脸在桂花村生活了。

门外的声音很熟悉,两个人都听出来是苏美玲的声音。

“怎么办?”

刘玉兰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张伟绕着头,随即连忙叫了一声,后门!

他马上带刘玉兰去后门赶紧逃走。

张伟看着刘玉兰狼狈逃走后,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返回开了门。

门外站着的人,是十八岁的小姑娘苏美玲,长得很水灵,一张稚嫩青涩的小脸蛋,身材却很高挑,玲珑曼妙,皮肤白皙,她是个美人胚子,就像出水的芙蓉一样,让村里面的男人都垂涎三尺。

苏美玲是城里人,中专毕业后来桂花村小学支教教语文,已经来这里大半年了。

苏美玲出落得亭亭玉立。

“苏老师,怎么了?要买点什么?”

站的近了,年轻女人的清新体香,让人心旷神怡。

苏美玲眼神飘忽不定,谷欠言又止,好像很难为情的样子。

扭捏了半天,苏美玲随后问张伟:“你这,你这边有……有……卖避孕套吗?”

说完,她的脸已经红的像两团晚霞。

“啥?避孕套?”张伟完全愣住了,瞪大了双眼,怀疑自己听错了。

张伟极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苏美玲买避孕套肯定是要和男人做那种事情,她的身子要给男人弄了吗?

“有吗?”苏美玲低着头羞涩的问着。

“有,有的……”

张伟慌乱进到隔间里面,拿了一盒杜蕾斯出来,交到了苏美玲的手里。

整个场面很尴尬,苏美玲则头低低的,非常的难为情。

看着她高挑匀称的背影,张伟吞了吞口水。

苏美玲真的胆子太大了,竟然来小卖部买避孕套。

要是能够弄苏美玲这女老师一次就好了。

……

时间来到了晚上十点,小卖部准备开门,突然门外火急火燎进来了一个人。

看清楚来人之后,张伟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伟子,涨得难受,奶水却很少,娃娃都吃不饱了,你得帮我看看啊。”

白天发生的事情,让刘玉兰原本打算不再理张伟这个色胚了,可是今天他回家奶娃子,发现奶水不足,越来越少。

晚上她再次喂完奶发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趁着牛大根去外村打麻将,来找张伟帮她看一下,村里人都知道,张伟以前可是大医院的专业妇科医生,找他比找其他人更管用。

张伟看了满脸焦急的刘玉兰一眼,干涩的笑着问:“嫂子,我不是和你说过了,是有奶水的,只是堵塞了,大根哥……有帮你了吗?”

刘玉兰的俏脸红了,浮现羞涩的神情。

“试过了,没什么用啊!”

“那肯定是方式不对!”

张伟以专业妇产科医生的姿态告诉刘玉兰,只要掌握了诀窍,吸一下效果立竿见影的。

刘玉兰不悦的说:“啥才是正确的方式啊?”

“现在也没其他人在,嫂子,要不然我……我帮你吸一下,示范一下正确的吸法?”

张伟咕噜一声浑身炙热难忍,走到了刘玉兰的身旁。

啊!

刘玉兰愣了一下,张伟竟然用轻佻的语言挑逗她。

刘玉兰深吸了一口气:

“伟子,除了你说的这个办法,还有其他办法替代吗?”

替代?

张伟皱紧了眉头,随后让刘玉兰稍等一下,他进到自己的房间里面,掏出来一个吸奶器,随后递给了刘玉兰。

“这专门用来吸奶的啊,嫂子你不愿意让我示范一下,那就用这个,也可以起到相同的作用。”

哦!

刘玉兰的脸更红了,翻来覆去看了老半天,随后想马上试一下,看有没有用。

“嫂子,你在我的房间里试一下。我在外面,不会偷看的,你放心吧。”

刘玉兰点了点头,羞红了脸,走进了张伟的卧室里面。

“诶,怎么用啊,有点疼啊,伟子,你快进来看一下。”

突然房间里传出来刘玉兰痛苦的叫声,张伟连忙推门跑进卧室里。

里面的场景,让张伟真的愣住了。

刘玉兰掀开了自己的睡裙,吸奶器使用方法不对吸的太用力,疼的刘玉兰都快哭了。

张伟连忙就冲了上去,把电源给关了,把吸奶器打开拿了下来。

张伟尴尬的笑着,刘玉兰瞪了她一眼:

“这什么破玩意,吸住了就疼……”

张伟补偿的说:“要不然,我给嫂子胸部按摩一下,按完了,这些天嫂子你都舒服了。”

张伟眼珠子骨碌碌不断转着:

“今天这里就嫂子你和我两个人,怎么会有人知道?你想想去医院里,是不是有很多妇科男医生?医院里也是男医生给你按摩啊。”

刘玉兰一听,好像确实是这样。

两个人商量好后,张伟让刘玉兰爬到炕上,趴在了被子上。

张伟双手搓热,颤抖着从她的勃颈处开始按摩起来。

“嫂子,你把裙子……先……脱了吧,方便按摩……”

刘玉兰扭捏了两下,最后还是把蓝色睡裙脱了下来,顿时一片优美弧线美背,展现在张伟的面前,白皙细腻,玲珑曼妙。

手掌触碰到她脖颈一刹那,光滑细腻的肌肤,和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差不多。

双手慢慢沿着美背往下摸索,刘玉兰大声喘息说着:

“伟子,你,你怎么摸我的后背,你不是要帮我……按摩疏通的吗?”

张伟这才反-应了过来。

刘玉兰俏脸一阵红晕,羞得闭上了眼睛。

“手要放开,我才能按啊,对不对?把我当成医生……”

张伟的声音很轻柔,连吞了三次口水,屏住了呼吸靠了上去……

他开始轻轻的按摩。

刘玉兰感觉浑身上下都烧起来了,滚烫酥麻。

她想要压抑自己,但是身体起了强烈的冲动,她自己都控制不住。

张伟看到嫂子轻咬着嘴唇,紧闭双眼,满脸红扑扑。

到了这个时候,两个人的想法都已经没在按摩上了。

刘玉兰感觉张伟的手,越来越不规矩了,她慌乱的睁眼:

“伟子,你,你不是要帮我按摩催奶的,别乱摸嫂子其他地方啊!”

说着,便扭动着腰身想要从张伟手中挣脱。

“嫂子,闭上眼睛,我是专业的,我专心帮你按摩,保证按完了,回去就有奶水了。”

张伟只好收敛了一些,专业认真的按了起来。

“嫂子,从你嫁给大根哥那一天开始,我就被你迷上了。”

张伟弄涩轻声说了出来。

“你真坏!竟然……想要我……你这毛还没长齐的小冤家,你怎么这么坏……”

刘玉兰浑身上下都融化了,脑袋再也没办法思考了,气若游丝的说着:

“伟子,你不是要帮嫂子示范一下,怎么吸才有奶水出来的?”

张伟脑袋里轰的一下,刘玉兰这是答应了。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勾引!

张伟再也压不住内心的邪火了,热气扑面,直接就帮她示范了起来,至于怎么示范,就全部略过了……

张伟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在帮刘玉兰治病。

这辈子第一次触碰到女人的身子,他完全停不下来。

就在张伟打算脱掉裤子,狠狠上饥渴万分的刘玉兰的时候,突然一股清香传来。

刘玉兰出奶水了,好巧不巧,刚好出来在他的脸上。

啊!

张伟被滋的眼睛睁不开,从刘玉兰身上下来,连忙去拿纸巾。

“小冤家,你真的帮嫂子疏通了。嫂子感谢你一下……到炕上来……你想要嫂子很久了吧?嫂子今天,给你……”

刘玉兰千娇百媚的对他眨眼说着。

张伟立刻跳上了土炕,死死抱住了刘玉兰的身子,顿时就……


快到紧要关头,眼看着差一点就要真正得到刘玉兰身子的时候,刘玉兰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是牛大根打麻将突然回来了,家里没见到刘玉兰,打电话过来大发雷霆。

“家里娃子在哭,你到哪里去野了?你个臭婆娘!赶紧滚回来喂奶!”

刘玉兰慌乱从土炕上下来,“我……我得马上回去了,要不然牛大根这头倔牛发疯起来,我吃不消啊。”

都已经把她全身摸遍了,眼看着马上就要扣关了,竟然来了这个电话,张伟哪里甘心……

“小冤家,真的不行,我马上回去。”

刘玉兰态度坚决,把张伟的手拍打了一下,套上衣服后,急急忙忙就刚回家去了。

离开之前,她在张伟的脸上亲了一口:“小冤家太坏了,竟然用按摩的借口,把嫂子弄的受不了。你等着,下一次嫂子一定要了你。”

咯咯咯!

刘玉兰笑着走了,张伟被挑到了半空中,难受得不行,正郁闷的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这么晚了,是谁?

张伟打开了门,双眼都发光了,来人竟然是苏美玲!

苏美玲站在门外,亭亭玉立,穿着一条热裤,吊带背心,露出大片雪白匀称的大腿,小姑娘特有的青涩模样,让张伟看的很欣喜。

苏美玲虽然只有十八岁,但是身子已经发育好可以用了,也早就什么事情都懂了,白天都来和他买避孕套了,说不定今天,她已经被男人给弄过了。

张伟越想越失控,连忙把苏美玲给请了进来。

苏美玲满脸通红,双手抓着衣角,有点异样。

“怎么了?这是?”

张伟瞄着她心猿意马问她。

“你好,我有点事情,你能不能帮我一下。”

苏美玲扭捏了起来,脸红彤彤的。

张伟注意到,苏美玲的两条腿有点奇怪,好像有点合不拢,微微张开着,走路的时候,都很不自然。

该不会是刚刚被男人弄过,太过激烈,所以合不拢吧?

“什么事情?苏老师?没事,你说。”

在张伟的循循善诱下,苏美玲低着红扑扑的脸,皱紧了眉头告诉他,出了一点问题。

她买避孕套回去,并不是要和男人怎么样,是她自己套在小茄子上,然后自己那个。

要不是自己是妇科医生,苏美玲打死都不会和自己说这些,张伟听得脸火辣辣的疼,咽了口水。

“这其实很正常。”

张伟以曾经的妇科医生姿态说着:“其实每一个女人,在没有找到男朋友之前,有需要来的时候,都会用各种方式来的,很多开放的女人,买来那种玩具偷偷用的。”

“其实,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套子掉在里面出不来了……我听说你当过医生,我想你帮我弄出来……”

啊!

张伟一愣,难怪苏美玲两条腿分的那么开合不拢,整个人显得这么奇怪。

他总算是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你叫张伟对吧,你原来是妇科医生,能不能帮我……弄出来?”

“可以,我帮你取出来。”

一般情况,套套是不可能弄到里面去的,但是苏美玲玩的时候,估计玩的过火了一点。

苏美玲这也是没有办法了。

她用避孕套和茄子偷偷来了,连她自己也没搞明白怎么回事,茄子弄出来了,套子却没出来,把她急得快哭了。

她也试着自己取出来,可是怎么弄都没有成功,出了这样的意外,她才想到了听村里人偷偷取笑张伟以前当妇科医生,专门帮女人弄下面,应该有办法。

虽然羞愧难当,可是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她也顾不上少女的娇羞和没脸见人了,石更着头皮来找张伟帮忙 。

苏美玲娇羞头低低的,不敢看张伟的眼睛,出了这种事情,确实非常尴尬:“那哥……你帮我处理一下吧?”

张伟“嗯”了一声,连忙让苏美玲到房间里去。

毕竟张伟以前给女人做过很多手术,全部都比这事情严重和复杂多了,这是很简单的。

进房间的时候,张伟的手不小心触碰到了苏美玲的小手。

苏美玲这个美人胚子,身材纤瘦,胳膊和大腿都很修长,她的皮肤就和婴儿一般雪白细腻。

苏美玲感觉自己的脸发烫的更厉害了。

进入房间里,张伟让苏美玲爬到土炕上。

“你别紧张,我是专业的妇科医生的,这不算是太大的事情,我会帮你取出来的……然后躺到炕上,我……帮你处理……”

张伟声音颤抖了起来,口弄舌燥。

苏美玲稍做犹豫,不过也仅仅是犹豫了片刻,她站在土炕上。

“你,脱吧,躺在炕上等我,我拿个专业工具来……”

说完张伟转身去拿工具,等他再次进入房间里面的时候,苏美玲已经躺在了土炕上……

为了遮羞,她把被子盖在了自己的下半部分上,闭上了眼睛。

张伟已经没办法思考了,脑袋里一片空白,激动得都快失控了,马上就要帮苏美玲这个十八岁的小姑娘做那种事情了……

还可以对着那里做奇怪的事情……

“好害羞啊。”

苏美玲小声说了一句。

张伟吞咽口水说:“别害羞,哥是专业的妇科医生,在我眼里,你就是一个病人而已,你放松一点。”

“要开始了吗?会疼吗?”

苏美玲羞涩难当的问着,始终闭上了眼睛。

“不会疼,要开始了。”

深吸了一口气,张伟也爬上了土炕,他拿着专业的工具,双手都在颤抖,只要掀开了被单,他就可以……

空气仿佛要凝固了。

苏美玲紧紧闭上了眼睛,忐忑不安地等待着,这羞愧难当的画面,她不敢看。

张伟深吸了一口气,极力缓和自己的情绪,可是根本没用。

城里的女人,和农村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她画着淡妆,身上散发着清香味,桂花村没有女人这么洋气的。

气氛无比暧昧,苏美玲眼珠子不断闪动,额头上早已经渗出了细细的汗滴,出水芙蓉一般,张伟看着她的脸,完全看傻了。

“你……快帮我……”

苏美玲红着脸瞥了张伟一眼,忍不住催促了起来,蜜桃成熟时,可是竟然要被这样采摘,她羞愧难当,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张伟哦了一声,吞咽了口水。

“好,我这就帮你,苏老师,你别紧张,我可是妇科医生,我很专业的。”

说完,张伟双手慢慢往上,拿着专业的工具,帮苏美玲操作了起来。

致命的诱惑,他曾经当过妇科医生,这样的场景,经历了无数次。

除了第一次给女病人检查这边的时候,起了难以控制的疯狂的冲动外,后面早就已经麻木了。

可是他被医院开除后,已经很久没有给女病人这样弄过了。

突然再次操作,他失控了。

苏美玲的皮肤白皙娇嫩,如同羊脂玉般,光彩动人。

虽然她为人师表,可是现在竟然被张伟在她那边这样弄着,这辈子第一次这么羞涩。

反正也到了这一步了,张伟该怎么操作就怎么操作了。

“苏老师,会疼吗?”

张伟一边问一边操作,手已经触碰到不能乱碰的地方。

“不……不会……”

苏美玲像蚊子一样声音小,美眸中满是无法自制,微眯着双眼看着趴在自己大腿上的男人。

这个男人,长得还算顺眼,要是他占自己便宜那就让他占一点吧。

简单一下,张伟就把那个套子取了出来,手法弄练,这对他来说,只是小儿科。

只是他也满头大汗了,苏美玲的眼神迷离微眯,如同梦呓般的小声自言自语着,以为还没弄好。

张伟仿佛完成了一台大手术一般,大汗淋漓。

突然,她失控了。

苏美玲吓了一大跳,触电般的感觉让她浑身瑟瑟发抖,混乱的意识马上清醒了过来,挣扎着想要从张伟的身下逃走。

“你要弄嘛?你不能这样……”

她说的很坚决,可是张伟强烈冲动下,已经把持不住了……

“不行!不能这样啊,你赶紧放开我,我不要啊。”

苏美玲知道套子已经拿出来了,羞愧中她恢复了理智。

平日里她也是很有主见,在学生面前更是为人师表,怎么能这样?

“你……做梦……”

苏美玲情急之下,从床上抄起一本书,猛地朝着张伟的头砸了下去。

哎呀一声,张伟感觉都脑震荡了,脑袋里嗡嗡嗡不断作响。

苏美玲趁机掀开他,慌乱穿上自己的裤子跑走了。

“没想到你是个色狼!”

临走之前,苏美玲又用高跟鞋狠狠踢了他一脚,留下了一句:

“我可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

……

差一点酿成大错,苏美玲走后,张伟心里面一阵后怕。

他怪自己作为一个曾经的专业妇科医生,竟然差一点强了女病人,真的是不应该啊。

张伟满是自责,为了散散心,出门去了村后面山脚下的河边走走。

那边是村里女人洗衣服打闹的地方,运气好的话,偶尔能看到脱得光溜溜在河里洗澡的女人。

到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夏天河边凉快,村妇们三五成群来到河边,洗衣服聊天纳凉。

张伟找到一颗大树靠着坐了下来,借助浓密的树荫处偷看着河边的情况。

第一个跃入眼帘的女人,竟然是村支书的漂亮儿媳李娥。

李娥此时正弓着腰在河里洗衣服,月光打在她光滑的鹅蛋脸上,五官特别的柔美,大概是洗衣服累了,脸上泛着一层红晕,看上去娇艳欲滴。

从侧面上,两个鼓鼓的大雪山在月光下,隐隐约约勾勒出形状来,诱惑的张伟有想要冲上去,把手伸进去抓住的冲动。

李娥虽然已经为人妇嫁人,但是光彩动人的样子,确实很撩人。

她其实还很年轻,也才二十六岁,一双丹凤眼显得很迷离,好像在不断挑逗着男人一样,虽然她可能根本没有那个意思。

旁边还有几个村妇,一边聊着天一边洗衣服,可是张伟的眼里,只有李娥这个风骚的女人,其他人在旁边一比,全部都被她比了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李娥起身,一不小心摔进了河里去了。

“不好了,娥姐落水了!快把她救起来。”

其他人纷纷大叫, 跳进河里救人。

张伟也想冲过去,可是又怕被妇女们质问是不是在偷看她们,稍微犹豫后,那一边她们已经把李娥从河里面救起来了。

众人七手八脚按压着李娥的胸口,想要救醒她,可是按了好一会儿,李娥都没有反应,也没有吐水出来。

“不会是淹死了吧?”

有人慌了,有的都急得抹眼泪了。

另一个人用手在李娥的鼻孔外面探了探,说了一句还有气,可以要马上找医生来。

看到情况严重,张伟假装从路那边走了过去,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到了张伟,几个女人都没有把他当成救星。

“张伟,你会看病吗?”

其中一个女人黄寡妇着急的问他,其他人也都用质疑的目光看着他。

要是在平常,张伟不会唐这趟浑水,他知道,村里面人其实一直都看不起他,背地里偷偷笑他是被医院开除才回桂花村的。

有人说他是医术太差被开除的,有人说他是猥琐女病人开除的,还有人说他脑子有病,总之这些人都没有把他当回事。

稍微犹豫后,张伟还是点了点头:“我会,我来试试呗。”

大家一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只好让张伟试试。

张伟随即蹲在李娥面前,把手放在她的胸口上,立刻感受到一阵柔软和弹性十足。

随后他把李娥翻身过来,查看她的耳后,发现有一些伤痕,估计是掉进河里的时候,砸到了河里的石头或者其他东西了。

随后他再次把李娥翻身平躺,手压住上面,危急时刻,也管不了太多男女的顾忌了,他往李娥的胸口往下一按,做起了人工呼吸起来。

按了五六下,李娥的嘴巴里,吐出了一股股污浊的河水来。

“啊!醒了醒了!”

旁边的妇女们大叫着,每个人都很惊喜。

李娥增开双眼,看到周伟一圈人,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张伟,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我们真的小看你了啊,怎么按的啊,我们按了怎么没用呢。”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