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葡萄一粒一粒挤出来\一前一后会坏掉的

更新时间:2020-10-23 11:59:51

坐在台子上的她,双腿分开夹着我的腰,手也没有停着,抚摸着,运动着…..


我感受着她的举动,也没有拒绝,反而配合着她,早准位置,挺身进入,我的处男之身,就给了红玉姨。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


    “开门!”


    “警察临检!”


    我一下蒙了!


    作为一个乡下人,我从小到大最怕的就是警察!


    小时候,我还梦想当一个警察,那多威风啊!当然自从瞎了之后,什么梦想都没有了。


    红玉姨的脸也白了,不过她没有我这么慌张,飞快的拎起小内内就穿上!


    不过,警察显然没有给她足够时间,她刚穿上小内内,那门就被踹开了!


    太暴力了!


    接着,几个警察蜂涌而入!

 文学


    我就像个木头似的傻站在那里。上身还光着。


    我看清了,一共五个警察。


    为首的是个中年警察,啤酒肚,麻子脸,威风凛凛。


    让我惊讶的是,最后进来的是一个女警察,二十多岁,唇红齿白,长得很漂亮,身材更是性感的要命,那胸比嫂子还要大,感觉那警服随时要被崩裂似的!


    这是我长大以来,看到的最大的!


    那麻子脸警察看了我们一眼,冷哼道:“我们接到举报,说这里有不法交易,说吧,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我们没干什么。”我弱弱的说道。


    我瞟了一眼那红玉姨,她来不及穿衣服,此时,把上衣抱在胸前挡着,低着头。


    “没干什么?”那警察冷笑一声,“瞎子都看得出来,你们正在卖淫嫖娼!”


    紧张之后,我已经冷静下来,他提到‘瞎子’,我赶紧说道:“警察叔叔,你们误会了,我就是个瞎子,我是来她按摩的!”


    “你是个瞎子?”


    那几个警察一听,有些惊讶。


    因为,我此时没有戴墨镜,盲杖也放在一边,他们应该没注意到。


    实际上,这几个警察进来之后,除了那女警,他们的眼睛都往那妹子身上瞟。


    “是啊,他就是一个瞎子,他是来给我按摩的。”红玉姨附和道,然后伸手把墨镜拿给我。


    我戴上墨镜,又摸摸索索的摸到盲杖,“警察叔叔,我都瞎了十几年了,村里人都知道。”


    “瞎子又怎么样,就能说明你没有嫖娼了?”那麻脸警察哼道,“你看看你们,这女的都脱光了,你也脱了上衣,这怎么解释?”


     我赶紧说道:“警察叔叔,我把衣服脱了,是因为这屋里太热了。这位姨把衣服脱了,是因为我要给她按摩啊!她说她痛经,我要按摩一些重要的穴位,就建议她把衣服脱了,是不是这样,姨?”


    “对,对!”红玉姨连忙点头,“我刚才站在马路边,看见这个瞎子哥哥走过来,就问他会不会按摩。他说他会,我就把他带到了出租屋。我这房子没有空调,他觉得热,就把上衣脱了,然后,他告诉我,要按穴,必须把衣服脱了。我就脱了呀,反正他是瞎子,又看不见。”


“哟,你们俩个一唱一合的,还挺默契呀!”满脸警察冷笑道,“小瞎子,既然你说你会按摩,那行,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证明一下。现在,你给我按摩,我一试就知道真假!”


    说着,麻脸警察摘了帽子,就坐在了床上。


    我看见那红玉姨又变得紧张起来。


    另外几个警察都兴灾乐祸的盯着我,不过,那女警的目光却很复杂。


    “愣着干嘛,来按摩啊,我坐在这里的!”麻脸警察叫道,“告诉你小瞎子,我经常去按摩,你忽悠不了我!现在,你给我按按头!”


    我装着听声音,侧过身体,上前两步,伸出手来,摸到了他的脸。


    我平静了一下心静,两只手搭在了他的脑袋上,然后开始头部按摩。


    “这是‘完骨穴’,主治失眠、偏头痛——”


    “这是‘天柱穴’,主治颈椎酸痛,落枕——”


    “这是‘哑门穴’,可以治疗顽固性头痛,鼻出血——”


    我一边用纯正的手法按着,一边熟练的说出每个穴位的主治功能。


    我用余光看见那几个警察的表情变了。

 而红玉姨的表情也舒缓了,她应该没想到我真的会按摩。


    “不错,不错,你这个小瞎子原来还真的会按摩。”麻脸警察这下也相信了。


    按摩了几分钟之后,麻脸警察站了起来。


    “好了,算你们说的是实话,这次,我们就不追究了!我警告你们,千万不要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收队!”


    麻脸警察带头走了出去,几个警察跟在他后面。


    我长长的吁了口气。


    没想到,先前走出去的女警又走了进来。


    我一下又紧张起来,难道她看出了破绽?


   她走到我跟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洪阿水!”


    “你在哪个盲人按摩店上班?”


    “我没在按摩店上班,我跟着我师父干活,他在分水镇有个中医诊所,他叫赵国邦,我真的是学按摩的。不信,你可以打电话问他。”


    女警笑了笑,转身就走了。


    我一屁股坐在了床上,后背全是汗。


    “阿水,谢谢你了。”红玉姨说道,这个时候,她才把衣服穿好。


    “以后别干这个了,危险!”


    “知道了,我送你出去吧!”


于是,红玉姨牵着我,把我送到马路上。


自从和红玉搞过之后,我越发渴望女人的身体。


下午,嫂子和妈妈有事情出门一趟,把我留在家里。


于是,我一个人躺在摇椅上听音乐,梦里我梦见一个陌生的女人,我不知道怎么就和她搞起来了。


不知道跑马的下半身被温暖包裹起来,而且有规律的动了起来,我以为我做了一个春梦。


起来的时候,家里只有嫂子一个,好像在洗着一条蕾丝内裤,我走上去,看到那内裤上好像还有我白色的东西,我才知道刚刚爱抚我的是嫂子。


看着嫂子那羞花的脸和白花花的大胸,我下面刚刚休息的物件又开始抬头。


 我马上说道:“嫂子,要不,我给你按摩一下吧?那个按摩床舒服着呢!我也想练练手。”


嫂子犹豫了了下,“好吧,今天还真是有些累!”


好的,嫂子。”


于是,嫂子牵着我进了工作间。


嫂子一进来就把门给反锁起来了。


她衣服也没脱就躺在了按摩床上,“阿水,就随便给我按摩一下吧!”


“好啊!”我先摸到了她的腿,然后就揉捏起来。


她穿着高腰臀,不算长,甚至可以看到她的翘臀,我鬼迷心窍的摸了摸,手感真是好。


嫂子感觉到我的爱抚,好像有点反应。


 “嗯,嗯。”我一边说着,一边按到了嫂子的大腿根儿。


对嫂子来说,她体质本来敏感,这大腿根一按,虽然隔着裤子,她就有很大的反应了。


 随后,她就小声哼了起来。


“嫂子,要不把裙子脱了吧?”我小声说道。


“别,别脱,就这样!”


她显然还很清醒。


“嫂子,你放心,我不会怎么你的,我是想让你彻底放松!这里不是很隔音吗,房子里面也没什么人,这里已经打扫过了。”


“阿水,你又在诱惑我!”嫂子的呼吸有点急促了。


“嫂子,你应该好久没有释放了吧?你压力这么大,应该释放一下,根据我这么多年按摩的经验来说,这样对身体好!”


“阿水,你别这样别。”


“嫂子,不要紧的,我都懂。”我一边说着,一边抚摸她的三角区。


嫂子的腿绷紧了。


她的手想拂开我,却又显得那么无力。


“嫂子,脱了吧,免得把裤子弄湿了。到时,你直接去卫生间洗个澡吧!”


我继续蛊惑着她。


她无力的摇摆着头。


我两只手开始解她的裤扣。


“阿水,别这样!”嫂子近乎哀求。


但她的声音反而刺激着我。


“嫂子,没事的,只是为了释放一下,你不要憋得太苦,你本来的身体就敏感的。”


“啊——”


在我把她的裙子往下拽的时候,她叫了一声。


这时我看见了她黑色蕾丝的包臀短裙,微微的隆起,已经有水渍了,一股嫂子特有的味道。


“别这样,你不要看——”


嫂子拉长了声音,用手捂着了脸。


但是她的身体却很配合我,她抬起臀,伸出她的长腿,让我顺利的脱了她的包臀裙。


然后,我的两只手就在她的三角地带游走。


尽管隔着裤头,她的身体也猛的颤抖了一下。


几分钟后,我顺利的把她的红色蕾丝小内裤也脱了!


嫂子终于又一次败给了欲望。


的手覆盖了上去——


  一个小时后,我和嫂子从工作间出来。


嫂子满脸红晕,容光焕发,我的步子有点打偏,可我心里高兴。今天我的手接触到了嫂子的三角区!


 嫂子在我的手下一溃千里,让我有极大的成就感。


过了一会妈就回来了,兴高采烈的告诉我和嫂子,哥哥要回来了。


我想到完蛋了,哥回来了,我和嫂子就再也不能有其他的接触了,说完我垂下了头,嫂子也好像不开心的样子。

晚上,哥哥终于回来了,带了一个年轻姑娘,说是他的领导,只看见那女人的穿着一身名牌,细腰长腿,比曹美还时尚一点,我看着她,把眼睛都看直了。


吃饭的时候,一双腿到我的大腿根处游走,接着两双腿夹住我的物件,我忍不住的顶了上去,那双腿在确定我的物件的大小,忽然把腿撤了回去。


我这时候才想清楚是那个女领导把我当成哥哥了。


  晚上,我偷偷到嫂子的房间偷看他们。


果不其然,到了晚上10点左右,正坐在沙发看电视的哥哥有些按捺不住了,搂住嫂子想要和她亲热。


 嫂子说有点累,但拗不过哥哥的执着,随后二人便一起到床上了。


刚上床,哥哥便迫不及待的抱住了嫂子,手伸进了她的衣领,肆意玩弄。


    嫂子面颊红了,似乎有了感觉,便主动和她接吻。


哥哥趁机就解开她的衣衫,剥掉了里面黑色的文胸,两只雪白一下子跳脱出来。


 接着嫂子的裙子也被掀起,马上她身上就一片光溜溜的,像是剥了壳的鸡蛋,雪白的让人冲动。


我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眼睛瞪直了,看着嫂子雪白美妙的娇躯直咽口水心里想着如果此刻和她亲热的是自己,哪怕自己少活一年也值了。


    接着哥哥便对嫂子展开进攻。


    “老公……”她显然已经受不了了,娇喘着说道。


    哥哥马上脱掉裤子,嫂子则面色通红,紧咬红唇,一脸痛苦而享受的神色。


    只是想不到还没坚持到两分钟,哥哥就完事了,面带羞愧之色说了声对不起。


    嫂子似乎已经习惯了,温柔的说道:“没事,你起来吧,我去洗把澡。”


   嫂子光着身体走下床,站了起来微微叹了口气。


看样子,哥哥完全没法满足她的需求,令她很失望。


我偷偷的溜进嫂子的房间,哥哥已经睡着了。


我歪着头看着她,在床上爬来爬去,翘臀在我的眼前左右摆动,极其诱惑。


    看得我热血沸腾,我的手不由自主地伸了上去。


  刚触碰到时,嫂子的身体顿时颤抖了起来。


 回手打在我的手上,看了眼哥哥后,爬到我身边,愤怒地小声说道:“你要死呀!当着哥哥的面,你现在都敢这样了。”


    我直接搂住她,抱在怀里,“怕什么,他睡着了。”


    嫂子推了推我,见我不放手,便任由我抱着,可眼睛却时不时地看着哥哥。


    嫂子没有了刚才的愤怒,脸色红润起来,瞪着我接着说道:“我已经背叛你哥哥了,我不想再让他发现咱们的事。”


    “放心吧,我不会让他知道的。再说,你也不用自责,我们已经这样了,难道你还想断了不成吗?你就不喜欢我每次带给你的感觉吗?”我眯着眼睛,色迷迷地看着她。


    嫂子从我的怀里坐了起来,看了眼我后,从床上跳到地上,拉着我走向厕所。


    “就你理由多,算你又一次的说服我。我是不是很那个?”她拉着我坐在沙发,依偎在我的怀里。


    我把她抱起来,让她坐在我的大腿上,刚开始她挣扎了两下,最终还是妥协,老老实实地不动了。


    “你想干什么?哥哥还在家呢,如果一会他出来看见怎么办?”嫂子用手指点着我的额头。


    我差点没笑出来,这都什么情况,“就他现在的样子,一觉睡到明天早上都不会醒。难道你不想吗?我会让你舒服的。”


    说着,我便有了反应。


    “啊!”嫂子尖叫了一声,慌张地向卧室看了眼后,用力地打了一下,“再这样,我给你废掉。”


    我漠然地看她,又故意活动了一下,笑着说:“你准备怎么给我废掉呀?”


    嫂子轻呼一声,眼神有些迷离,“哼!我这么给你废掉。”


    说完,她的大腿用力合在了一起。


    这种情况下,我还能放过她的吗?


    很快,她就瘫软的躺在了我的怀里。


    “嫂子,你的反应越来越强了。”


    “还不是怪你!嫂子娇喘地说道。


    我紧紧地抱着她,享受着她带给我的感觉。


    嫂子的身体轻轻地摩擦着,“你这个不要脸,害苦我了。如果,你哥哥现在起来,被他看到的话,我死的心都有了。”


    我配合着她,紧紧地搂着她的身子,“他喝多了,再说,你不感觉这样很刺激吗?”


    她的速度逐渐快了起来,轻吟声渐渐清晰,“刺激,我感觉从来没有过这般刺激。”


    我看着她的样子,心里感到非常幸福。


    我趴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你想不想再刺激点?”


    她停了下来,愣愣地看着我,略显生气地说:“什么意思?你还想着怎么样?”


    “不是,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我只不过想让你更刺激点!”我连忙解释道。


    嫂子见我并不像说谎的样子,又心思动了起来,笑眯眯地说:“坏东西,你想给我什么样的刺激?”


    我想了想,决定还是告诉她,“先说好,不许生气,我保证你会非常兴奋而且刺激。”


    她继续动着,搂着我的脖子,点了点头。


    我抱着她站了起来,向卧室走去,她的两条腿缠在我的腰间,她悬挂在我的身上,更加不老实起来。


    当我推开卧室门时,嫂子紧张地看着我,脸冰了下来。


    我急忙轻声说:“说好的不许生气,再说他睡的跟猪一样,不会知道的。你不感觉这样很刺激吗?”


    嫂子瞪了我一眼,把目光望向床上的哥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