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坐在吃饭连在巨大一起_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

更新时间:2020-10-17 16:12:51

老李又摸出根烟,恭敬的递到保安队长的手上,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王队长,咱们医院那个送水工是怎么回事?以前不都直接送水到楼上的么?”


“哦,你是说住院部外面那些水桶对吧?以前确实是这样,不过送水到楼上要另外加钱,院长不太满意,两边没谈拢,所以最近这段时间送水工把水送过来后,撂楼下就跑了。”


 文学

“原来是这样。”老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看来明天可以继续去帮柳香香送水了,老李高兴的想。


下午,医院里忽然送来两个重症患者,而且都得动手术。


医院里的主刀医生不少,同时进行两场手术没有一点问题,不过打下手的护士有点忙不过来。孟婉晴正好被挑中了,进了手术室给主刀医生打下手递东西。


老李并不知道这件事,他是被孟婉晴负责照顾的那个女娃吸引来的。


老李经过这间病房的时候,门刚好开着,而那个女娃正躺在床上朝老李大喊大叫:“喂!那个保安!说你呢往哪看!”


“有事吗?”老李小心翼翼的问。


“照顾我的那个护士跑哪里去了?我按了半天铃也没个人过来,你快点给我去找个护士来!”这个腿上打着石膏的女娃一脸气势汹汹,蛮横的不像话。


老李心里感到不舒服,他是保安又不是医护,这些事不该他管。


可是看看床上那个女娃,动都动不了一下,他顿时又心软下来。


“好吧,我去给你看看。”


老李说着就离开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回来,而这个女娃已经等不及了,不停的拍病床前的柜子。


“有没有人来?这家医院的护士都死光了吗?”


老李赶忙走进病房,因为担心女娃吵闹声太大吵到其他病房的病人,老李还特意把门闭上。


“我已经给那边打招呼了,很快就有护士过来。”老李赔笑道。


“这也太慢了!我可是花了钱的!”这个女娃不满的叫嚣道。


“你有什么事吗?”老李耐着性子问。


女娃忽然不说话了,她看了眼老李,隔了好半晌终于不好意思的说:“……我想上厕所。”


“那我陪你去?”老李鬼使神差的问。


“你能行吗?”女娃一脸狐疑。


“我怎么不行?”老李拍了拍胸口。


老李十分小心的把女娃从床上扶下来,一手搂着她的腰,另一手拿着点滴瓶和她一起往病房外面挪。厕所离病房不远,大概就二十来米的距离,这段路老李和这个女娃走了足足十分钟。


老李站在女厕所门口,手里高高举着点滴瓶,而那个女娃正在厕所里面放水。


听着隔着一张薄薄的三合板木门传来的哗哗声,老李感到一颗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下身也逐渐起了反应。


“完了吗?”老李问道。


“你急什么急?别催!”这个女娃又羞又气的骂道。


老李憋着笑,等这个女娃从厕所里出来,然后又扶着她往回走。


到了病房里,老李犹豫着要不要离开,却听见女娃说:“给我削个苹果。”


“好好好,这就给你削。”老李拿起一个苹果慢慢削了起来。


削苹果不难,不过能把苹果皮完整的削下来就很困难了。女娃看着老李手中长长的苹果皮,睁大眼睛说:“没看出来,你刀工很厉害啊!”


“以前老伴住院的时候,我也经常这样给她削苹果。”老李笑呵呵的说。


“哦,那你老伴挺有福气。”


“削个苹果就有福气了?”老李乐呵呵的说道。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老李也慢慢知道了这个女娃的情况。


这个女娃名叫陈可儿,是单亲家庭,从小就只有妈妈没有爸爸,现在正在上高二。


陈可儿很叛逆,在家里和她妈三天两头吵架,她妈管不住她,索性不管了。

而她之所以住院,是因为她和她妈吵架之后,骑摩托车在路上飙车,结果撞到栏杆上,然后就撞断腿被送到医院里来。在医院住了已经有大半个月,她妈只来看过一回——也就是进医院那天。


“你妈对你就那么不好?”老李心疼的问。


“当然了,不过她真正恨的人是我老爸,现在只不过连我也一起恨上了。”陈可儿别过脸说道。


陈可儿和大多数叛逆期的孩子一样,脾气很倔,老李听的出来陈可儿现在非常难过。她要是好受,现在也不会别过脸说话,她就是不想让老李看到她难过伤心的表情。


老李想安慰一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在这里都比在家里好,至少这里有人照顾我。”陈可儿忽然说道。


“嗯,我当然知道,我儿媳妇照顾人的本事还是很不错的。”老李笑了笑说。


“那个护士是你儿媳妇?”陈可儿刷的扭头,瞪大眼睛看着老李。


“你不信吗?”老李笑问。


陈可儿没说不信,她盯着老李看了半晌,忽然诡笑了一下说道:“你这老东西艳福不浅啊。”


老李虎躯一震,他没想到这个女娃竟然看破了他对儿媳妇那点心思。


“被我说中了?”陈可儿笑嘻嘻的说。


老李没有接话,他把削好的苹果递到陈可儿面前,陈可儿伸手去接,胳膊顿时从袖子下面露出来。


陈可儿的皮肤很干燥,胳膊上都起皮了。


发现老李盯着自己胳膊看,陈可儿慌忙抓住苹果把手收回来。


“老东西,你看什么看?”陈可儿红着脸大喊。


“你多少天没洗澡了?”老李纳闷的问,他心想这个女娃看起来白白净净,怎么比他还不讲卫生。


“二十多天了……我这是住院啊,在医院里怎么洗澡?你脑子没毛病吧?”陈可儿恼怒的骂道。


“那我去给你打盆水,洗洗胳膊?”老李想了想问道。


陈可儿一愣,片刻之后缓缓点了点头。


老李兴奋的跑去外面,接了一盆水又拿了一条毛巾回来。用脚关上门,老李把水盆放到床前,而陈可儿则把袖子往上卷。


陈可儿在病床上动不了,她一条腿还在半空用绳子吊着呢。


见陈可儿活动困难,老李就主动把毛巾弄湿,然后拧干水给陈可儿擦胳膊。


陈可儿胳膊很瘦很细,没多少肉,发育期的女孩基本都这样,更不用说住了大半月医院的陈可儿。


擦完两条胳膊,一盆水就脏了,老李又去换了一盆。


擦完胳膊之后老李又给陈可儿擦身上,陈可儿身上的皮肤都开始掉皮屑了,基本擦上十分钟就要重换一盆水。


感觉时间已经够久了,而且害怕被别人看到,陈可儿说:“行了,差不多就可以了,你该不会真的想跟我那个吧?”


“我可没——”


“少废话,滚滚滚……”


陈可儿打断老李的话,摆了摆手让老李出去。


老李悻悻的端着水盆往外走,出了病房之后去厕所倒掉脏水,把盆子还回去之后继续四处溜达着巡逻。


老李手指搓动,他正在回味给陈可儿擦身体的触感呢。


外面阳光很亮,老李感觉今天真是个好日子,于是哼起歌来。


下午六点多,老李和儿媳妇孟婉晴一起回了家。


一路上孟婉晴不停的絮叨,叙说她在手术室里多么多么害怕,老李则偶尔说句宽慰她的话。老李也是现在才知道,原来下午孟婉晴丢下陈可儿不管,是去给做手术的主刀医生打下手去了。


“爸,你今晚想吃什么?”孟婉晴脸颊红扑扑的。


“吃什么都行,你做什么爸都爱吃。”老李笑着回答道。


孟婉晴听的高兴,拉着老李去超市买了两只大闸蟹,准备等晚上给老李做红烧螃蟹吃。

吃过饭,老李一边看电视,一边琢磨柳香香和陈可儿。


柳香香是妇产科主任,要是和她搞好关系的话,那可不是简单的占占便宜这点好处。而陈可儿……说实话老李真的很喜欢这个年轻的女孩,她的不幸大概是老李同情心的来源,再加上她年轻漂亮,老李越发心动了。


只不过,以后老李和陈可儿接触的机会不是很多,毕竟有儿媳妇一直照顾她呢。


该怎么办呢?老李心里不停的琢磨。


孟婉晴正在卫生间里洗澡,哗哗水声甚至在客厅里都能听见。以往这个时候,老李肯定要跑过去偷偷的听上一会儿,但他今晚没这个心思。


而孟婉晴也觉得奇怪。


以前她洗澡的时候,老李总会跑过来听,他以为自己藏的很好,其实早就被孟婉晴发现了。然而今晚孟婉晴故意洗的很慢,等了半晌却不见老李来,心里疑惑的同时也不免有些着急。


正在这时候,莲蓬头忽然不出水了。


孟婉晴身上的泡沫都还没冲干净呢,可是莲蓬头死活不出水,这把她急坏了。


“爸,家里是不是没水了?”孟婉晴在浴室里喊道。


老李被孟婉晴的喊声拉回神来,他起身去厨房里扭开水龙头,哗哗的水从水龙头里流了出来。


“有水啊,浴室里没水了吗?”老李大声问道。


“没了啊,莲蓬头不出水。”孟婉晴都快急哭了。


老李飞快的奔过去,到了卫生间门口的时候才停下脚步。老李忽然想起来,孟婉晴现在还在卫生间里头呢,他要是这么闯进去,那得多尴尬。


老李还在犹豫,孟婉晴已经在里面说道:“爸,你进来吧,我裹着浴巾呢。”


“哦,好的。”


老李咽了口唾沫,推开门走进卫生间,一眼就看见裹着浴巾的孟婉晴坐浴缸上。


那条浴巾很短,刚好从胸前遮到大腿根。孟婉晴白花花两条腿果露在空气中,看的老李心里发痒。不过现在可不是盯着儿媳妇猛瞧的时候,老李快速别过连,看向墙上的莲蓬头说:“可能是莲蓬头堵住了吧?”


“被什么堵住的?”孟婉晴焦急的问,她现在这样十分难受。


“那得拆开看看才能知道。”老李说着就出了卫生间,去找工具了。


没多久,老李拿着钳子和螺丝刀走进来,三、两下就把固定在墙上的莲蓬头拆了下来,紧接着又把莲蓬头拆开。


孟婉晴在旁边等得心焦难耐,两条腿并在一起蹭来蹭去。老李的注意力时不时就会被孟婉晴的美腿吸引过去,好在他脸皮够厚,没有表现出来什么异样。


而孟婉晴像是什么都没察觉到似的,一手按着胸前的浴巾俯下身问:“能修好吗?”


“要等一下。”老李回答道。


说着,老李一抬头,鼻子差点蹭到孟婉晴的胸。


孟婉晴也下意识的往后躲了一下,脚下一滑摔倒在浴缸里面。


老李急了,扔掉莲蓬头把孟婉晴从浴缸里捞出来,却没想到孟婉晴身上的浴巾竟然滑落下去。


抱着丽人,老李感到有什么东西从他身体里迸发出来,他抖了两下,忍着下身那股暖意说:“婉晴,快站好。”


“不好意思,爸。”


孟婉晴脸颊通红的靠着墙站好,然后又飞快的把浴巾从水里捞上来,也不嫌湿就那样裹在身上。


老李弯着腰,艰难的把已经疏通了的莲蓬头撞到一起,然后又火速装到墙上。


“好了吗?”孟婉晴十分窘迫的问。


“好了。”老李回答道。


说完,老李赶忙跑了出去。


老李刚刚在浴室里的时候遗在裤子里头了,裤子里面现在黏糊糊一片,而且散发出一股腥味。老李手忙脚乱的抽了一把纸巾擦了擦,然后把裤子卷起来塞到床下,准备等一会儿孟婉晴洗完澡之后,他再偷偷去卫生间把裤子放到洗衣篮里。


“儿子真是有福气啊,可惜……”


老李叹息着说道,不停摇头。


可惜无福消受。


长期在外出差也就罢了,回来一次还不顶作用,连儿媳妇都没法满足。


昨晚把老李看的都急了,老李儿子李云峰却像泥鳅似的,蹦跶了几下就没力气了。老李想不通他这么强的男人,为什么儿子就没有继承他一点这方面的基因?


孟婉晴此刻也正一脸幽怨的坐在浴缸上遐想。


孟婉晴脑子里想的并不是老公李云峰,而是公公李国富。昨晚老李那巨大的家伙从帘子后面伸出来,把孟婉晴吓了一大跳,她没想到公公那家伙比老公的要大将近一倍!


这么大的家伙,要是真的弄进来,我受得了吗……孟婉晴心里暗想。


卫生间里水蒸气腾腾,其中还弥漫着一股子难以形容的味道。


随着一声尖叫,孟婉晴身体抽搐了几下,然后便彻底放松下来。孟婉晴两眼迷离,眼里就像抹了蜜糖一样甜蜜,不过眼神却又带着淡淡的怨愤。


要是李云峰能经常回来的话,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自给自足了。


孟婉晴没穿拖鞋,白净的脚趾踩在地板上,忽然哧溜一滑差点摔倒。


“这是什么……”


孟婉晴疑惑的看过去,发现地板上有一点白色的东西,看起来黏糊糊的。


那里好像是老李刚才蹲着的地方?


孟婉晴做贼似的往门口看了看,然后便伸手过去,把地上那点看起来黏糊糊的东西沾了一点在手指上,然后放到鼻子跟前闻了闻。


孟婉晴心里忽然冒出一股子冲动,她不可抑制的伸出舌头,把手指上的东西舔干净。


孟婉晴幻想着公公李国富把她压在身下,在她身上肆意驰骋,心理和生理上慢慢都得到了满足。


李国富看了看墙上的表,孟婉晴今晚洗澡洗了一个半小时,她在浴室里面干嘛呢?


不过发生了刚才那样的事,老李做贼心虚,不敢再随随便便过去。


坐在沙发上,老李边看电视边等,等得都快不耐烦了,孟婉晴才终于从浴室里出来。


“我洗好了,爸,你快去洗吧,热水还有呢。”

孟婉晴说道,脸上带着两坨浓浓的红晕。


“哦,好的,我这就去。”


老李一边往浴室走一边偷偷的瞟孟婉晴的胸和屁股。


刚洗完澡的孟婉晴穿的比平时更加单薄,上身是一件很薄很薄的白色背心,下身则是一件短裙。孟婉晴背心下面肯定什么都没穿,因为老李分明可以看见孟婉晴鼓鼓囊囊的胸前那两点突起。老李感到口干舌燥,小腹也升起一股欲火。孟婉晴白花花的大腿更是给老李的内心添了一把柴火,把老李的欲火引诱的更加旺盛。


不敢再看,老李快步走进浴室,并把门关上然后长舒口气。


老李下面又涨又痛,裤子被顶的老高,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这方面的欲望还这么强烈,这让老李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老李本没有找老伴的心思,但现在看来不得不好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了。


摇摇头,老李把衣服脱下来,就在他准备把脱下的衣服放进浴室的篮子里的时候,却发现篮子里面放着几件衣物。篮子里的衣服自然是孟婉晴换下来的,那是一件短袖和一件短到不能再短的裙子。


最重要的是,孟婉晴的内衣也放在篮子里。


篮子里的文胸和内裤明显是一套,相同的颜色相同的花纹不说,连风格也差不多一样。而且不管是文胸还是内裤都很薄,尤其是内裤,拿在手里简直比一张纸后不了多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