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云译网,为您提供全国翻译公司,打造专业的翻译服务平台!

发布资讯

您所在的位置 > 首页 > 翻译服务信息 > 正文

奔现之后睡错人了-宝宝喜欢我这样弄你吗

更新时间:2022-04-02 15:00:08

 门吱嘎一声推开,中年男子走了进来,道,“国公爷,季少爷在街上惊马了,被大少爷所救。”

  煜国公皱眉,抬头,“好端端的怎么会惊马?”

  中年男子欲言又止。

  煜国公就知是怎么回事了,惊马不是意外。

  “这个逆子!”

 文学

  某躺在床上的三少爷后背蹿过一阵寒流,又寒又疼。

  再说季清宁,和小丫鬟走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到家。

  本来惊马就有些腿软,又走了这么半天,还没有吃早午饭,主仆两肚子饿的快前胸贴后背了。

  管事的就在大门处,见她们进府,有些吃惊,“怎么这么狼狈?”

  毕竟惊马了,束发有些凌乱。

  管事的就是有点好奇,谁想到小丫鬟直接道歉,“柳叔,对不起。”

  突如其来的道歉,直接把管事的道懵了。

  只听小丫鬟继续道,“我家少爷昨儿不是砸伤了煜国公府三少爷么,方才我们去煜国公府赔礼道歉,不料回来的时候马突然发狂了,马车毁了。”

  马车是小院的,她们主仆进京直接骑的马。

  只是季清宁没骑过马,不敢上马,这才坐的马车。

  管事的嘴巴张大,半晌合不拢。

  他们居然去煜国公府赔礼道歉?

  是,撞伤了人是该登门赔礼,可他们难道不知道自己招惹的是个什么样的主吗?

  躲都来不及,他们还往人跟前凑,不说马车毁了,能胳膊腿的回来已经是万幸了。

  管事的忙笑道,“人没事就好,马车毁了不是多大的事。”

  这小院不知道堆了东家多少的好东西,随便哪一件都能换十几匹马车了,这样的小院都舍得借,何况只是一驾马车,根本不值一提。

  小丫鬟笑的眉眼弯成月牙,管事的看的舒心。

  季清宁累的根本不想说话,小丫鬟扶着她下台阶。

  走了几步后,季清宁突然停下,转头看向管事的,“柳叔,煜国公来小院赔礼道歉过吗?”

  不是她不信小丫鬟的话。

  实在是煜国公夫人和管事妈妈的表情告诉她,煜国公不是这样失礼之人。

  而季怀山和铁叔经常不在府里,没准儿人家煜国公来过,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

  管事的看着季清宁,道,“我也不知道煜国公算没算来过。”

  这话说的季清宁有点摸不着头脑。

  来了就是来了,没来就是没来,什么叫算不算来过?

  管事的也觉得自己用词不当,解释道,“我倒是没瞧见煜国公登门,但那日小女从街上回来,瞧见煜国公骑在马上看着咱们小院,不知道护卫和他说了什么,然后就骑马走了。”

  “小女回来与我说,我想煜国公既然没进府,应该不算来赔礼,便没和季老爷禀告。”

  起初管事的以为是有要紧事,煜国公耽误不得才走的,既是诚心赔礼,肯定还会再来。

  谁想到煜国公没来,倒来了皇上擢升季老爷为刑部侍郎的圣旨。

  这就难怪煜国公夫人会问她这事了,季清宁朝管事的道谢,然后就迈步下台阶,管事的似乎还有话说,季清宁道,“柳叔有话不妨直说。”

  管事的道,“季少爷是要去见季老爷吗?”

  季清宁点头。

  “那没事了,”管事的道。

  “……。”

  为什么去看她爹就没事了?

  小丫鬟扶着季清宁往季怀山住的地方走。

  进了屋,季清宁就明白管事的为何欲言又止了。

  因为她有个奇葩的爹。

  此时此刻,她的奇葩爹右手正绑着绷带吊在脖子上呢。

  但这并不影响他爹用午饭,吃的津津有味。

  看到这一幕——

  季清宁当时就嘴角狂抽不止了。

  她去煜国公府赔礼时,宫里是来了人的,还带了太医来,走的时候,铁叔正领着太医去见季怀山,她以为是去请平安脉……

  可别告诉她她爹为了和煜国公杠上,真把自己胳膊折了!

  小丫鬟已经惊呆了,惊呼出声,“老爷胳膊是怎么了?”

  铁叔道,“老爷胳膊拉伤了,需要静养一个月。”

  韧带拉伤比断胳膊轻多了,但她爹这样子根本不像韧带拉伤了好么,人家专程领的太医来,能这么轻松让她爹蒙混过关?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热门资讯